这类人活在身边美女无数,死后也要大量美女陪伴其左右,让人愤怒

时间:2019-08-31 来源:www.0663auto.com

  原标题:这类人活在身边美女无数,死后也要大量美女陪伴其左右,让人愤怒

  守陵是一种民间的习俗,指人死后,在出殡之前,由他的亲人(多数是晚辈)在他灵柩旁边守着他的亡灵。古代帝王的陵墓都有专门的守陵人,虽然,很多时候是“宫女”为其守陵,但其实是指后宫的女性,甚至身份比丫鬟尊贵的后妃们,有时候也无法逃避为帝王守陵的宿命。

  

  当然,被派去守陵的女子曾经可能也是容貌倾国的女子,但最后无一不是守着宫室任其容颜老去。他们也曾被风风光光的送进宫去,可是,最后却因为得不到帝王的宠幸,所以,最终只能将其愁思寄托于明月。这些被发落去守陵的宫女们,大多都是在宫斗中落败,抑或是被帝王猜忌,被嫉妒的妃嫔们迫害。

  他们被迫离开皇宫,告别自己的亲人,被那些粗鲁的太监押送到了陵园之中。那笨重的大门锁住的是陵园,更是这些女子的灵魂和希望。陵园前方一般种植一些松树作为屏障,而四周的墙壁则是柏树。这里的环境不仅冷清孤独,有时候还会特别的恐怖、阴森。每到寒食节、重阳节这样的节日之时,这些宫女们都会从菊花开看到菊花落,这期间留下的思乡之泪却无人知晓。

  长安的大明宫中,便留有许多宫女们与皇帝欢聚嬉笑的场景,但是,后宫从未得到帝王宠爱的女子又怎会只有区区三千人。这些后宫中的女子,失去了帝王的宠爱就像落叶般孤苦飘零,余生又有什么盼头呢?而山陵之中的那些守陵的女子们,大多数都是在前朝侍奉先帝的人,因为皇帝驾崩,所以,他们就被安排在陵园之中度过余生。

  

  秦国也有这样的先例,当秦始皇在去世之后,就有数不尽的美女被迫为他殉葬,而且,他的陵墓平时一直都有宫女陪守。

  派宫女守陵的制度,最初是从西汉开始的,那个时候,不仅帝王驾崩需要宫女去陪守,皇后或者是太后单独下葬的话,宫中也会派出守陵宫女。西汉初年,因为吕后十分的极度和怨恨那些曾经被刘邦宠爱过的女子,所以,在其驾崩之后,吕后便将其中没有子嗣的女子都派到了陵园守墓。汉武帝生前后宫的女子就非常多,所以,在他死后守陵的女子也相应较多。

  西汉的宠妃班婕妤便是如此,当时她害怕被赵飞燕姐妹迫害,所以,就自动请辞去长信宫陪侍太后。在汉成帝死后,班婕妤也顺势到陵园中为其守陵,她去世以后也被葬入到了陵园之中。这一事件在《汉书·外戚传》中有所记载,班婕妤在其中表达了她愿意将自己的尸骨能与山林融为一体的愿望。

  有些后宫的女子能够忍受守陵的孤独和寂寞,甚至,还会觉得落得自在,但是,有的女子却并不这样想。想当初,西汉的皇后赵飞燕就在皇帝驾崩后被派往守陵,但是,她觉得这样的生活太过屈辱,于是,就选择了自杀。《汉书·安帝纪》就有一些关于宫女守陵的记载,其中,就提到了东汉皇帝驾崩之时,“诸园贵人”跟着皇帝的灵柩一同前往陵园的场景。

  

  那么,这里所说的“诸园贵人”究竟指的是那些人呢?其实,这些人还被称为“无子”者,即:在宫中生活多年但没有子嗣的女子。

  她们中可能有被皇帝宠幸过但没有怀孕的,也有曾有子嗣但最后夭折的,但是,更多的女子根本未曾被帝王临幸过。这些宫女中,也不乏一些而身份地位较尊贵的妃嫔,根据《东汉会要》的记载:当时,在皇帝下葬之后,很多宫中的女子都会随行去守陵,在宫中地位显赫的贵人也在守陵的行列,譬如:当时的冯贵人和周贵人。

  这其中,有一个枭雄与其他帝王们要求的守陵方式不太一样,这个人就是曹操。

  建安15年的时候,他在邺城建造了铜雀台,台子上有120间房屋。曹操还命人在楼顶铸造了铜雀,作为其晚年宴会玩乐的地方。《文卷》中说:“妾与伎人,皆著铜雀台,于台堂上施八尺床繐帐,朝晡上酒脯粻糒之属。每月朝十五,辄向帐前作妓。汝等时登台,望吾西陵墓田。”

  甚至,曹操在其生前还立了一个遗嘱,即:在他驾鹤西去之后,那些小老婆们和歌舞伎要像他活着时候一样,对着他的陵墓歌舞。《全唐诗》中以《铜雀台》、《铜雀妓》、《雀台怨》为主题的诗有差不多40首,《乐府解题》曰:“后人悲其意,而为之詠也。”

  

  唐朝被派去守陵的宫中女子也有很多,根据《资治通鉴》第249卷的记载:“唐制,“凡诸帝升遐,宫人无子者悉遣诣山陵供奉朝夕,具盥栉,治寝枕,事死如事生。”可见,当时宫中无子的妃嫔,同样也要为帝王守陵至死。

  在韩愈的《丰陵行》中,就详细描述了那些守陵宫女的具体工作内容,文中写道:“设官置卫锁嫔妓,供养朝夕象平居。”即:那些宫中的女子要在山陵中侍奉死去的帝王,而且,要将帝王当作活人来伺候。这样想来,守陵确实是一个阴森恐怖的惩罚。

  虽然,这些诗歌所要表达的远景有很多种,但是,这些诗人都不一而同的表达了他们对这些守陵女子是悲惨命运的同情,更是对这种惨无人道的守陵制度进行了强烈的批判。

  

  派去守陵的宫女们,她们守陵的方式也有许多种,有的宫女还需要将自己打扮一番,漂漂亮亮的为那些逝去的统治者献舞,这一点在欧阳詹的《相和歌辞·铜雀妓》就提到了一些:

  “妆容徒自丽,舞态阅谁目。

  惆怅繐帷前,歌声苦于哭。”

  这里所说的“繐帐”就是灵帐,而这些歌舞的宫女们则通常唱的比哭还要凄惨。

  郑愔的《相和歌辞·铜雀台》中也提到:

  “舞馀依帐泣,歌罢向陵看。”

  可见,那些守陵的宫女,他们唱歌比哭还要凄惨。实际上,他们并不是为皇帝的驾崩而哀伤,而是为自己余生的命运而哀戚。

  张氏琰的《相和歌辞·铜雀台》则说到:

  “君王冥寞不可见,铜雀歌舞空裴回。”

  他对皇室的这种守陵制度十分的不解,因为,这些帝王早就已经闭上眼睛了,宫女们跳的再好又有什么用呢。

  

  郭良骥的《邺中行》则写道:

  “只今惟有西陵在,无复当时歌舞人。”

  曹操早已经逝去,虽然,其陵墓还完好,但是,曾经为其歌舞的女子们却早已经化作尘土,建立这一番大业又有何用。这些诗歌中,除了提到守陵的女子们为死去的帝王欢笑表演,甚至,还特意强调其生不如死的悲惨生活。

  罗隐的《铜雀台》写道:

  “只合当年伴君死,免教憔悴望西陵。”

  那些守陵的宫女们宁愿当初陪着帝王死去,也不愿余生都被围困在这里,等到最后花草都枯萎凋谢,自己的容颜也已经随着时间的流逝而老去。

  张氏琰的《相和歌辞·铜雀台》写道:

  “青苔无人迹,红粉空相哀。”

  帝王虽然生时显赫,但死后他的陵寝也根本没什么人踏足。等到青苔都长满了台阶,这些守陵的女子们也只能任容颜消逝,一切都是枉然。

  杜牧的《奉陵宫人》写道:

  “相如死后无词客,延寿亡来绝画工。

  玉颜不是黄金少,泪滴秋山入寿宫。”

  即使我们这些守陵的女子有钱财有美貌,但困在这样与世隔绝的地方,不能买下司马相如为陈阿娇写的词赋,更难以用钱财贿赂毛延寿美化自己的画像,所以,只得留着眼泪度过余生。

  

  这些伟大的诗人们不仅通过描写守陵宫女的悲惨境遇表达了同情,更通过这些诗歌借古讽今,对这些惨无人道的当权者进行了谴责和批判。

  参考资料:

  【《中国古代的守陵人》、《汉书·外戚传》、《汉书·安帝纪》、《全唐诗》】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来源:山川社

  原标题:这类人活在身边美女无数,死后也要大量美女陪伴其左右,让人愤怒

  守陵是一种民间的习俗,指人死后,在出殡之前,由他的亲人(多数是晚辈)在他灵柩旁边守着他的亡灵。古代帝王的陵墓都有专门的守陵人,虽然,很多时候是“宫女”为其守陵,但其实是指后宫的女性,甚至身份比丫鬟尊贵的后妃们,有时候也无法逃避为帝王守陵的宿命。

  

  当然,被派去守陵的女子曾经可能也是容貌倾国的女子,但最后无一不是守着宫室任其容颜老去。他们也曾被风风光光的送进宫去,可是,最后却因为得不到帝王的宠幸,所以,最终只能将其愁思寄托于明月。这些被发落去守陵的宫女们,大多都是在宫斗中落败,抑或是被帝王猜忌,被嫉妒的妃嫔们迫害。

  他们被迫离开皇宫,告别自己的亲人,被那些粗鲁的太监押送到了陵园之中。那笨重的大门锁住的是陵园,更是这些女子的灵魂和希望。陵园前方一般种植一些松树作为屏障,而四周的墙壁则是柏树。这里的环境不仅冷清孤独,有时候还会特别的恐怖、阴森。每到寒食节、重阳节这样的节日之时,这些宫女们都会从菊花开看到菊花落,这期间留下的思乡之泪却无人知晓。

  长安的大明宫中,便留有许多宫女们与皇帝欢聚嬉笑的场景,但是,后宫从未得到帝王宠爱的女子又怎会只有区区三千人。这些后宫中的女子,失去了帝王的宠爱就像落叶般孤苦飘零,余生又有什么盼头呢?而山陵之中的那些守陵的女子们,大多数都是在前朝侍奉先帝的人,因为皇帝驾崩,所以,他们就被安排在陵园之中度过余生。

  

  秦国也有这样的先例,当秦始皇在去世之后,就有数不尽的美女被迫为他殉葬,而且,他的陵墓平时一直都有宫女陪守。

  派宫女守陵的制度,最初是从西汉开始的,那个时候,不仅帝王驾崩需要宫女去陪守,皇后或者是太后单独下葬的话,宫中也会派出守陵宫女。西汉初年,因为吕后十分的极度和怨恨那些曾经被刘邦宠爱过的女子,所以,在其驾崩之后,吕后便将其中没有子嗣的女子都派到了陵园守墓。汉武帝生前后宫的女子就非常多,所以,在他死后守陵的女子也相应较多。

  西汉的宠妃班婕妤便是如此,当时她害怕被赵飞燕姐妹迫害,所以,就自动请辞去长信宫陪侍太后。在汉成帝死后,班婕妤也顺势到陵园中为其守陵,她去世以后也被葬入到了陵园之中。这一事件在《汉书·外戚传》中有所记载,班婕妤在其中表达了她愿意将自己的尸骨能与山林融为一体的愿望。

  有些后宫的女子能够忍受守陵的孤独和寂寞,甚至,还会觉得落得自在,但是,有的女子却并不这样想。想当初,西汉的皇后赵飞燕就在皇帝驾崩后被派往守陵,但是,她觉得这样的生活太过屈辱,于是,就选择了自杀。《汉书·安帝纪》就有一些关于宫女守陵的记载,其中,就提到了东汉皇帝驾崩之时,“诸园贵人”跟着皇帝的灵柩一同前往陵园的场景。

  

  那么,这里所说的“诸园贵人”究竟指的是那些人呢?其实,这些人还被称为“无子”者,即:在宫中生活多年但没有子嗣的女子。

  她们中可能有被皇帝宠幸过但没有怀孕的,也有曾有子嗣但最后夭折的,但是,更多的女子根本未曾被帝王临幸过。这些宫女中,也不乏一些而身份地位较尊贵的妃嫔,根据《东汉会要》的记载:当时,在皇帝下葬之后,很多宫中的女子都会随行去守陵,在宫中地位显赫的贵人也在守陵的行列,譬如:当时的冯贵人和周贵人。

  这其中,有一个枭雄与其他帝王们要求的守陵方式不太一样,这个人就是曹操。

  建安15年的时候,他在邺城建造了铜雀台,台子上有120间房屋。曹操还命人在楼顶铸造了铜雀,作为其晚年宴会玩乐的地方。《文卷》中说:“妾与伎人,皆著铜雀台,于台堂上施八尺床繐帐,朝晡上酒脯粻糒之属。每月朝十五,辄向帐前作妓。汝等时登台,望吾西陵墓田。”

  甚至,曹操在其生前还立了一个遗嘱,即:在他驾鹤西去之后,那些小老婆们和歌舞伎要像他活着时候一样,对着他的陵墓歌舞。《全唐诗》中以《铜雀台》、《铜雀妓》、《雀台怨》为主题的诗有差不多40首,《乐府解题》曰:“后人悲其意,而为之詠也。”

  

  唐朝被派去守陵的宫中女子也有很多,根据《资治通鉴》第249卷的记载:“唐制,“凡诸帝升遐,宫人无子者悉遣诣山陵供奉朝夕,具盥栉,治寝枕,事死如事生。”可见,当时宫中无子的妃嫔,同样也要为帝王守陵至死。

  在韩愈的《丰陵行》中,就详细描述了那些守陵宫女的具体工作内容,文中写道:“设官置卫锁嫔妓,供养朝夕象平居。”即:那些宫中的女子要在山陵中侍奉死去的帝王,而且,要将帝王当作活人来伺候。这样想来,守陵确实是一个阴森恐怖的惩罚。

  虽然,这些诗歌所要表达的远景有很多种,但是,这些诗人都不一而同的表达了他们对这些守陵女子是悲惨命运的同情,更是对这种惨无人道的守陵制度进行了强烈的批判。

  

  派去守陵的宫女们,她们守陵的方式也有许多种,有的宫女还需要将自己打扮一番,漂漂亮亮的为那些逝去的统治者献舞,这一点在欧阳詹的《相和歌辞·铜雀妓》就提到了一些:

  “妆容徒自丽,舞态阅谁目。

  惆怅繐帷前,歌声苦于哭。”

  这里所说的“繐帐”就是灵帐,而这些歌舞的宫女们则通常唱的比哭还要凄惨。

  郑愔的《相和歌辞·铜雀台》中也提到:

  “舞馀依帐泣,歌罢向陵看。”

  可见,那些守陵的宫女,他们唱歌比哭还要凄惨。实际上,他们并不是为皇帝的驾崩而哀伤,而是为自己余生的命运而哀戚。

  张氏琰的《相和歌辞·铜雀台》则说到:

  “君王冥寞不可见,铜雀歌舞空裴回。”

  他对皇室的这种守陵制度十分的不解,因为,这些帝王早就已经闭上眼睛了,宫女们跳的再好又有什么用呢。

  

  郭良骥的《邺中行》则写道:

  “只今惟有西陵在,无复当时歌舞人。”

  曹操早已经逝去,虽然,其陵墓还完好,但是,曾经为其歌舞的女子们却早已经化作尘土,建立这一番大业又有何用。这些诗歌中,除了提到守陵的女子们为死去的帝王欢笑表演,甚至,还特意强调其生不如死的悲惨生活。

  罗隐的《铜雀台》写道:

  “只合当年伴君死,免教憔悴望西陵。”

  那些守陵的宫女们宁愿当初陪着帝王死去,也不愿余生都被围困在这里,等到最后花草都枯萎凋谢,自己的容颜也已经随着时间的流逝而老去。

  张氏琰的《相和歌辞·铜雀台》写道:

  “青苔无人迹,红粉空相哀。”

  帝王虽然生时显赫,但死后他的陵寝也根本没什么人踏足。等到青苔都长满了台阶,这些守陵的女子们也只能任容颜消逝,一切都是枉然。

  杜牧的《奉陵宫人》写道:

  “相如死后无词客,延寿亡来绝画工。

  玉颜不是黄金少,泪滴秋山入寿宫。”

  即使我们这些守陵的女子有钱财有美貌,但困在这样与世隔绝的地方,不能买下司马相如为陈阿娇写的词赋,更难以用钱财贿赂毛延寿美化自己的画像,所以,只得留着眼泪度过余生。

  

  这些伟大的诗人们不仅通过描写守陵宫女的悲惨境遇表达了同情,更通过这些诗歌借古讽今,对这些惨无人道的当权者进行了谴责和批判。

  参考资料:

  【《中国古代的守陵人》、《汉书·外戚传》、《汉书·安帝纪》、《全唐诗》】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宫女

  帝王

  女子

  陵园

  西陵

  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