班主任请全班去网吧包夜:让你上瘾的不是网吧,是自己

时间:2019-08-30 来源:www.0663auto.com

  易乐游2019.6.13我要分享

  

  6月9日,山西朔城区的一名班主任,在高考后带着全班学生到网吧通宵包夜。

  新闻引发社会各界关注,很多人认为,班主任带学生到网吧是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情。

  

  

  曾几何时,网吧一直被污名化。在家长眼中,网吧就像洪水猛兽,吞没了一代人。

  大多数人将网吧与网瘾画上等号,网吧成了现代人的鸦片馆,在一点点的蚕食年轻人的精神意志。

  网瘾这个概念,最早由美国的精神科医生伊万·戈登伯格提出,而他当初提出的目的,只是为了戏谑美国精神疾病诊断手册。

  

  而在我国,“网瘾”这个词也经历了充满争议的过程,最后卫生部否定将"网瘾"作为临床诊断的精神病,认为目前"网络成瘾"定义不确切,不应以此界定不当使用网络对人身体健康和社会功能的损害。同时,卫生部提出了新的概念,认为"网络成瘾"只是网络使用不当。

  如果网络成瘾只是针对沉迷网络的人一种描述,那么对于网吧和网络而言,它们就一直在背负冤屈和骂名。

  我们要理智的去看待,网络到底好不好。

  

  当今社会,网络的发展改变了我们的生活方式、工作方式、娱乐方式,我们从睁开眼的那一刻,就一直在使用网络:你用软件打一辆顺风车、在网上浏览了今天的新闻、用微信或者QQ进行沟通和工作。

  如果我们按照网络成瘾“6小时”标准,在今天的社会里,所有人都是“网瘾”的重度成瘾者。

  我有一个朋友,高二的时候就开始厌学。 每天在家里睡觉,从来不去上课。

  父母没有办法,总让我们劝劝他。

  在父母眼里,他已经是一个很乖的孩子了:不去网吧、不谈恋爱、不在街头鬼混,唯一的缺点不过是从来不去上课而已。

  可是我们透过现象看本质,每天在家睡觉和每天去网吧上网、忙于恋爱没空学习、每天在街头鬼混凌晨十二点都不回家并没有什么区别。这他们的本质都是不去读书,都是在逃避校园。本质是一样的,只是选择逃避的方式不一样。

  

  所以人们在批判网吧的时候,放大了那些沉迷于网络的人,认为是网吧害了他们,如果没有网吧,他们就能去好好上课。

  但是我们反过来说,当一个人不想去上课,他有一千种打发时间的方式,网吧不过是众多选择中的一种而已。

  我们因为存在谈恋爱而荒废学业的人,从此定义爱情就是坏的么?能因为学生不去读书,每天在街上鬼混,从此把街道封起来么?如果一个人每天在家睡觉不去上课,那我们把家里的床搬走,他就能好好读书吗?

  答案显然易见。

  所以让人上瘾的不是网吧,是自己。

  网吧与所有娱乐场所一样,不过是在承担自己的社会责任,扮演好自身的角色。

  网吧为人们提供了休闲娱乐的场所,但是不能因为人们过度使用网络,就认为是网吧造成了人们上瘾的问题。

  

  就像70后沉迷武侠小说、80后沉迷于言情故事、90后沉迷于网络、00后沉迷于手机,对于每个时代而言,都有那个时代的让人沉迷的东西。

  可是并不意味着这些东西,本质就是坏的。它们是丰富了我们精神世界的客观产物,不能因为我们本身无法控制住自己,就偏激的认为是这些东西毁了我们的生活。

  一个人的心中的想法才是根本。他是将网络当做生活的调剂,还是被虚拟的世界所吞没,一切都取决于他内心想选择什么样的生活。

  2008年,纪录片《战网魔》播出,杨永信一跃成为家喻户晓的人物。他推出的“电击治疗”法,宣称可以根治孩子的网瘾,一时间杨永信成为众多家长心目中的救世主。

  在片中,父母们通过哄骗的方式,将孩子带到了网戒中心。然而他们并不关心孩子们是通过什么方式“焕然一新”,他们不知道在网戒中心的房间里,等待孩子的是一次又一次的电击。

  

  电击确实有效,很多人因为担心害怕,痛改前非,和过去变成了截然不同的两个人。

  可是很多孩子在之后接受采访时表示,内心里对父母再也不能信任,其实让他们改变的原因不是找到了人生方向,而是因为无穷无尽的恐惧。在网戒中心的经历成为他们心中一辈子的阴影。

  柴静到当地采访这些父母时,问到是否采用过暴力手段教育孩子,在场的所有家长都举手。甚至不仅采用暴力,他们还推崇暴力,认为孩子打一顿就能听话了。

  结果是什么呢?孩子越打越叛逆,越打越与父母不和,越打越想逃离家庭。

  

  网瘾只是一个人逃避现实世界的缩影。我们去探索这些孩子宁愿去网吧上网,也不愿意回家的原因,是因为回到家里没有亲情,没有温暖。只有一言不合的毒打,或者父母无休无止的吵架。

  

  他们宁愿到虚拟的世界去寻找久违的情感慰藉,也不愿意回到冰冷的家。

  所以如果不能和孩子们有效的沟通,不能给他们营造一个良好的环境,无法引导他们明白人生的方向和意义,他们不沉迷于网络,也会沉迷于下一个东西。

  网吧在中国发展到今天,已经有了完善的法律法规,规范的运营环境。它早已过了那个野蛮生长的时期,网吧行业越来越专业化、规范化。

  我曾听说过很多故事:网吧业主为了顾客的身体健康,把连续熬夜的人赶回家休息;有的网吧业主拒绝外卖送到网吧里,就为了让顾客能站起来出去走走;遇到未成年人想浑水摸鱼上网的,他们会联系老师或者家长。

  

  我相信行业里还是会出现不好的现象,但是我们不能否认一切都在朝好的方向发展。

  所以不要再给网吧扣上“毒害年轻人”的帽子。网吧和KTV、台球室、桌游馆、电影院一样,都是让我们休闲娱乐的地方。

  只有控制不住自己的人,从来没有能够控制人类的机器。

  作者:西木措——峡谷歌手,电竞诗人

  # 你有什么看法? #

  欢迎在下方留言

  推荐

  阅读

  

  男子在网吧中风事件背后:更让人心疼的是网吧老板官宣!远程维护工具-易乐维APP安卓版发布

  收藏举报投诉

  

  6月9日,山西朔城区的一名班主任,在高考后带着全班学生到网吧通宵包夜。

  新闻引发社会各界关注,很多人认为,班主任带学生到网吧是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情。

  

  

  曾几何时,网吧一直被污名化。在家长眼中,网吧就像洪水猛兽,吞没了一代人。

  大多数人将网吧与网瘾画上等号,网吧成了现代人的鸦片馆,在一点点的蚕食年轻人的精神意志。

  网瘾这个概念,最早由美国的精神科医生伊万·戈登伯格提出,而他当初提出的目的,只是为了戏谑美国精神疾病诊断手册。

  

  而在我国,“网瘾”这个词也经历了充满争议的过程,最后卫生部否定将"网瘾"作为临床诊断的精神病,认为目前"网络成瘾"定义不确切,不应以此界定不当使用网络对人身体健康和社会功能的损害。同时,卫生部提出了新的概念,认为"网络成瘾"只是网络使用不当。

  如果网络成瘾只是针对沉迷网络的人一种描述,那么对于网吧和网络而言,它们就一直在背负冤屈和骂名。

  我们要理智的去看待,网络到底好不好。

  

  当今社会,网络的发展改变了我们的生活方式、工作方式、娱乐方式,我们从睁开眼的那一刻,就一直在使用网络:你用软件打一辆顺风车、在网上浏览了今天的新闻、用微信或者QQ进行沟通和工作。

  如果我们按照网络成瘾“6小时”标准,在今天的社会里,所有人都是“网瘾”的重度成瘾者。

  我有一个朋友,高二的时候就开始厌学。 每天在家里睡觉,从来不去上课。

  父母没有办法,总让我们劝劝他。

  在父母眼里,他已经是一个很乖的孩子了:不去网吧、不谈恋爱、不在街头鬼混,唯一的缺点不过是从来不去上课而已。

  可是我们透过现象看本质,每天在家睡觉和每天去网吧上网、忙于恋爱没空学习、每天在街头鬼混凌晨十二点都不回家并没有什么区别。这他们的本质都是不去读书,都是在逃避校园。本质是一样的,只是选择逃避的方式不一样。

  

  所以人们在批判网吧的时候,放大了那些沉迷于网络的人,认为是网吧害了他们,如果没有网吧,他们就能去好好上课。

  但是我们反过来说,当一个人不想去上课,他有一千种打发时间的方式,网吧不过是众多选择中的一种而已。

  我们因为存在谈恋爱而荒废学业的人,从此定义爱情就是坏的么?能因为学生不去读书,每天在街上鬼混,从此把街道封起来么?如果一个人每天在家睡觉不去上课,那我们把家里的床搬走,他就能好好读书吗?

  答案显然易见。

  所以让人上瘾的不是网吧,是自己。

  网吧与所有娱乐场所一样,不过是在承担自己的社会责任,扮演好自身的角色。

  网吧为人们提供了休闲娱乐的场所,但是不能因为人们过度使用网络,就认为是网吧造成了人们上瘾的问题。

  

  就像70后沉迷武侠小说、80后沉迷于言情故事、90后沉迷于网络、00后沉迷于手机,对于每个时代而言,都有那个时代的让人沉迷的东西。

  可是并不意味着这些东西,本质就是坏的。它们是丰富了我们精神世界的客观产物,不能因为我们本身无法控制住自己,就偏激的认为是这些东西毁了我们的生活。

  一个人的心中的想法才是根本。他是将网络当做生活的调剂,还是被虚拟的世界所吞没,一切都取决于他内心想选择什么样的生活。

  2008年,纪录片《战网魔》播出,杨永信一跃成为家喻户晓的人物。他推出的“电击治疗”法,宣称可以根治孩子的网瘾,一时间杨永信成为众多家长心目中的救世主。

  在片中,父母们通过哄骗的方式,将孩子带到了网戒中心。然而他们并不关心孩子们是通过什么方式“焕然一新”,他们不知道在网戒中心的房间里,等待孩子的是一次又一次的电击。

  

  电击确实有效,很多人因为担心害怕,痛改前非,和过去变成了截然不同的两个人。

  可是很多孩子在之后接受采访时表示,内心里对父母再也不能信任,其实让他们改变的原因不是找到了人生方向,而是因为无穷无尽的恐惧。在网戒中心的经历成为他们心中一辈子的阴影。

  柴静到当地采访这些父母时,问到是否采用过暴力手段教育孩子,在场的所有家长都举手。甚至不仅采用暴力,他们还推崇暴力,认为孩子打一顿就能听话了。

  结果是什么呢?孩子越打越叛逆,越打越与父母不和,越打越想逃离家庭。

  

  网瘾只是一个人逃避现实世界的缩影。我们去探索这些孩子宁愿去网吧上网,也不愿意回家的原因,是因为回到家里没有亲情,没有温暖。只有一言不合的毒打,或者父母无休无止的吵架。

  

  他们宁愿到虚拟的世界去寻找久违的情感慰藉,也不愿意回到冰冷的家。

  所以如果不能和孩子们有效的沟通,不能给他们营造一个良好的环境,无法引导他们明白人生的方向和意义,他们不沉迷于网络,也会沉迷于下一个东西。

  网吧在中国发展到今天,已经有了完善的法律法规,规范的运营环境。它早已过了那个野蛮生长的时期,网吧行业越来越专业化、规范化。

  我曾听说过很多故事:网吧业主为了顾客的身体健康,把连续熬夜的人赶回家休息;有的网吧业主拒绝外卖送到网吧里,就为了让顾客能站起来出去走走;遇到未成年人想浑水摸鱼上网的,他们会联系老师或者家长。

  

  我相信行业里还是会出现不好的现象,但是我们不能否认一切都在朝好的方向发展。

  所以不要再给网吧扣上“毒害年轻人”的帽子。网吧和KTV、台球室、桌游馆、电影院一样,都是让我们休闲娱乐的地方。

  只有控制不住自己的人,从来没有能够控制人类的机器。

  作者:西木措——峡谷歌手,电竞诗人

  # 你有什么看法? #

  欢迎在下方留言

  推荐

  阅读

  

  男子在网吧中风事件背后:更让人心疼的是网吧老板官宣!远程维护工具-易乐维APP安卓版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