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强台风」我见到的利奇马

时间:2019-08-25 来源:www.0663auto.com

  【超强台风】我见到的“利奇马”

  原创: 凌春婷 晚上八点 今天

  

  

  我见到的''利奇马''

  

  利奇马台风是我记事以来所经历过的印象最深的一场意外。

  早上像往常一样睡了个懒觉,听到窗外的淅淅沥沥的雨,期待雨水能给这炎热的小村带来凉意,没成想拉开窗帘确是满目的黄沙。无数的石块和泥土在瓢泼大雨里伴着雨水倾泻而下,而马路对面的小路也已然看不见它原本的样子——瀑布一样的水流掩盖了一级级石阶。此时第一个念头便是给小路尽头的奶奶打电话,这条小路是通向爷爷奶奶门前,心里始终不安,怕爷爷奶奶家里进了水,也怕他们慌了神。好在奶奶说没事家里很安全,悬着的心也稍稍放下。

  中午11点30分左右断了电,再过了半个小时断了信号,隐隐约约开始有些慌乱,这才猛地想起是台风登陆。再看窗外却是雨势更甚,从山上下来的泥水和石块越来越多的,屋后的小河也是愈加的凶猛,水位越来越高,承载了村民半个世纪之久的三座桥被冲的不知去向,头顶乌云密布,才是下午1点却仿佛是傍晚。山上倾泻而下的水渐渐地高过了门口的栅栏。瓢泼大雨中,穿着雨衣的父亲尝试挡住来势汹汹的雨水,车库里的长凳笨重的很,却也挡不住奔流的泥水,这头压住了,那头却被冲开,石头仿佛对于它来说没有半点用处,终于,两麻袋的沙子压住了长凳。幸好电信卡还有信号接到了妈妈的电话,来不及细说听了妈妈的话撂了电话赶紧跑去地下室,没成想一边的门口水已经渗了进来。原是这边的小路被水冲塌了,拿了旧衣柜里的毛衣想堵住却被水冲走两个轮胎才压住这些衣服。关上门才发现地上已经满是泥沙和水。

  

  雨还是不停的下,站在厨房门口看着水一点一点越来越高,漫过栅栏,进到车库,在脚边留下树枝和石块,任由狂风暴雨肆虐。手机在这个时候响了起来,原来是发小,联系不上家里所以给我打了电话,反复叮嘱我不要外出要注意安全突然之间不知道为什么我跟她好像是一体的。

  待雨稍稍小了一些的时候,撑着伞踏上了那条水路,想去看看爷爷奶奶。路上拐弯地势最高,水流最急的地方刚好是一个婆婆的家,大雨里什么也听不清,依稀感觉婆婆在劝我别去,我摇了摇头转身继续走了下去。爷爷奶奶看到我的时候很吃惊,怪我这么大的雨还要出门,我笑了笑说自己是年轻人。大约晚上七点的时候,堂姐发了条朋友圈说联系不上家里人,赶紧给她发消息爷爷奶奶没事,大伯和伯母也没事,只是家里没了信号,暂时联系不上,姐姐悬着的心终于放下。在微弱的2G信号和只有手电筒光照的厨房里,给家人朋友们报平安成了我的“工作”,能联系上总是好的。

  

  约摸八点2G也支持不住没了信号,这应该是我经历过最绝望的夜晚,窗外的大雨依旧在继续,风越来越大,没有电,没有灯也没有信号。就像被困在孤岛上,漆黑的夜空没有一丝光亮,只能和同样被困在岛上的人面面相觑,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孤立无援。从之前电话里知晓各个路段的塌,有的房子倒了,人不见了,还有当场身亡的。未知和恐惧逐渐蔓延……

  翌日清晨水渐渐的退去,天开始放晴,大家开始走动,清理垃圾和污水。每个人都因为没再扩大的灾难而笑意盎然。虽说大风大雨过去了,可是依旧没有电,地下室的发电机给冰箱跟冰柜通上了电。父亲告诉邻居们,家里的发电机在工作,可以手机拿过来充电。我便混迹在大人们的聊天里了解到了更多的情况——银坑房子倒了,毛塔路冲毁了,后山失踪了好几个人……我惊讶,同情却也庆幸。

  

  到了中午时分,手机终于又有了信号,虽然只是2g 但也能联系了,急急忙忙给妈妈姐姐发小打了电话告诉她们家里没事,大家都很安全。也给外婆打了电话报平安。因为路毁了没法开车医疗队和武警们就一批一批的跑过去,进到里面的村子抢险救灾,看着担架抬出来一个又一个伤口狰狞身体虚弱的村民所有人都陷入了沉默……原来在天灾面前是这么的无能为力。直升机在头顶盘旋,越来越多的的挖机加入救援的队伍,感叹也佩服抢险救援的速度。只是依旧没有电没有信号。

  终于在第三天下午有电了,登上微信看了看全是询问安全的消息,一瞬间竟然有种劫后逢生的感觉。村民也都在打电话报平安,或许大家都一样的庆幸。庆幸如此灾难中安然无恙,庆幸比别人多了一点好运气。

  至此,为所有遭遇灾难的人们祝福。

  

  作者系临安昌化中学毕业生

  【超强台风】我见到的“利奇马”

  原创: 凌春婷 晚上八点 今天

  

  

  我见到的''利奇马''

  

  利奇马台风是我记事以来所经历过的印象最深的一场意外。

  早上像往常一样睡了个懒觉,听到窗外的淅淅沥沥的雨,期待雨水能给这炎热的小村带来凉意,没成想拉开窗帘确是满目的黄沙。无数的石块和泥土在瓢泼大雨里伴着雨水倾泻而下,而马路对面的小路也已然看不见它原本的样子——瀑布一样的水流掩盖了一级级石阶。此时第一个念头便是给小路尽头的奶奶打电话,这条小路是通向爷爷奶奶门前,心里始终不安,怕爷爷奶奶家里进了水,也怕他们慌了神。好在奶奶说没事家里很安全,悬着的心也稍稍放下。

  中午11点30分左右断了电,再过了半个小时断了信号,隐隐约约开始有些慌乱,这才猛地想起是台风登陆。再看窗外却是雨势更甚,从山上下来的泥水和石块越来越多的,屋后的小河也是愈加的凶猛,水位越来越高,承载了村民半个世纪之久的三座桥被冲的不知去向,头顶乌云密布,才是下午1点却仿佛是傍晚。山上倾泻而下的水渐渐地高过了门口的栅栏。瓢泼大雨中,穿着雨衣的父亲尝试挡住来势汹汹的雨水,车库里的长凳笨重的很,却也挡不住奔流的泥水,这头压住了,那头却被冲开,石头仿佛对于它来说没有半点用处,终于,两麻袋的沙子压住了长凳。幸好电信卡还有信号接到了妈妈的电话,来不及细说听了妈妈的话撂了电话赶紧跑去地下室,没成想一边的门口水已经渗了进来。原是这边的小路被水冲塌了,拿了旧衣柜里的毛衣想堵住却被水冲走两个轮胎才压住这些衣服。关上门才发现地上已经满是泥沙和水。

  

  雨还是不停的下,站在厨房门口看着水一点一点越来越高,漫过栅栏,进到车库,在脚边留下树枝和石块,任由狂风暴雨肆虐。手机在这个时候响了起来,原来是发小,联系不上家里所以给我打了电话,反复叮嘱我不要外出要注意安全突然之间不知道为什么我跟她好像是一体的。

  待雨稍稍小了一些的时候,撑着伞踏上了那条水路,想去看看爷爷奶奶。路上拐弯地势最高,水流最急的地方刚好是一个婆婆的家,大雨里什么也听不清,依稀感觉婆婆在劝我别去,我摇了摇头转身继续走了下去。爷爷奶奶看到我的时候很吃惊,怪我这么大的雨还要出门,我笑了笑说自己是年轻人。大约晚上七点的时候,堂姐发了条朋友圈说联系不上家里人,赶紧给她发消息爷爷奶奶没事,大伯和伯母也没事,只是家里没了信号,暂时联系不上,姐姐悬着的心终于放下。在微弱的2G信号和只有手电筒光照的厨房里,给家人朋友们报平安成了我的“工作”,能联系上总是好的。

  

  约摸八点2G也支持不住没了信号,这应该是我经历过最绝望的夜晚,窗外的大雨依旧在继续,风越来越大,没有电,没有灯也没有信号。就像被困在孤岛上,漆黑的夜空没有一丝光亮,只能和同样被困在岛上的人面面相觑,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孤立无援。从之前电话里知晓各个路段的塌,有的房子倒了,人不见了,还有当场身亡的。未知和恐惧逐渐蔓延……

  翌日清晨水渐渐的退去,天开始放晴,大家开始走动,清理垃圾和污水。每个人都因为没再扩大的灾难而笑意盎然。虽说大风大雨过去了,可是依旧没有电,地下室的发电机给冰箱跟冰柜通上了电。父亲告诉邻居们,家里的发电机在工作,可以手机拿过来充电。我便混迹在大人们的聊天里了解到了更多的情况——银坑房子倒了,毛塔路冲毁了,后山失踪了好几个人……我惊讶,同情却也庆幸。

  

  到了中午时分,手机终于又有了信号,虽然只是2g 但也能联系了,急急忙忙给妈妈姐姐发小打了电话告诉她们家里没事,大家都很安全。也给外婆打了电话报平安。因为路毁了没法开车医疗队和武警们就一批一批的跑过去,进到里面的村子抢险救灾,看着担架抬出来一个又一个伤口狰狞身体虚弱的村民所有人都陷入了沉默……原来在天灾面前是这么的无能为力。直升机在头顶盘旋,越来越多的的挖机加入救援的队伍,感叹也佩服抢险救援的速度。只是依旧没有电没有信号。

  终于在第三天下午有电了,登上微信看了看全是询问安全的消息,一瞬间竟然有种劫后逢生的感觉。村民也都在打电话报平安,或许大家都一样的庆幸。庆幸如此灾难中安然无恙,庆幸比别人多了一点好运气。

  至此,为所有遭遇灾难的人们祝福。

  

  作者系临安昌化中学毕业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