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肥四姐妹生母陆英:为培养好子女,她做了一件从来没人做过的事

时间:2019-08-26 来源:www.0663auto.com

  民国史上名气最大的姐妹团有两个,一个是宋氏三姐妹,另一个便是合肥四姐妹。

  相比在近代史上产生过巨大影响力的宋氏三姐妹,合肥四姐妹之在历史上留下印记是因为:她们是民国名媛的最杰出代表。

  美丽、高贵、典雅、气度不凡、学识过人、才华横溢等等这些词,都是民国“名媛”的特性,合肥四姐妹便是集这些特性于一身的存在。也正是因此,教育家叶圣陶才会煞有介事地说:

  “九如巷张家的四个才女,谁娶了她们都会幸福一辈子。”

  叶圣陶的话音落下后,合肥四姐妹便各自嫁人了,她们所嫁之人也都是人中龙凤,更加难能可贵的是:四姐妹的婚姻也都很圆满。

  合肥四姐妹生母陆英:为培养好子女,她做了一件从来没人做过的事

  合肥四姐妹分别嫁给了著名昆曲大师顾传玠、语言学家周有光、文学家沈从文和德裔美籍汉学家傅汉思。

  在那个年代,如合肥四姐妹这般的家世背景,要嫁给龙子凤子不难,难的是:她们都能将婚姻经营到恰到好处,且都从一而终。

  这样的结果,绝不是简单用“运气”二字便可概括。实际上,合肥四姐妹的成功背后是她们生母陆英苦心培养的结果。

  陆英生于1885年,同合肥四姐妹一样,她也出自名门。嫁到张家时,陆英年21岁,她的丈夫,合肥四姐妹的父亲张武龄年仅17岁。

  合肥四姐妹生母陆英:为培养好子女,她做了一件从来没人做过的事

  陆英

  张家是合肥当地的望族,那时的合肥共有四大家族,按照财富声望大小综合排名依次是龚(龚镇洲)、张(张树声)、李(李鸿章)、段(段祺瑞)。

  张武龄父亲便是四大家族中排在李鸿章前面的张树声,他曾历任两广总督和直隶总督,是平叛太平天国起义的淮军第二号人物,也是晚清洋务专家。

  张家产业惊人,仅良田就有上万亩,即便仅靠收租,他们家一年的入账也有几十万铢。这样的家族自然是相当重传宗接代的,毕竟张家有极大的产业需要被继承。

  于是,陆英自嫁到张家后便备感“延续香火”的重压,在那个讲究“不孝有三无后为大”的年代,陆英却在嫁入张家后接连生下了三个女儿,她们依次是大小姐张元和、二小姐张允和和三小姐张兆和。

  在这之后,陆英虽生下了一个男胎,但孩子却又不幸夭折了。直到生下四女儿张充和后,她才一口气生下了五个儿子。

  在频繁生育子女的同时,陆英丝毫未放松对女儿们的教育,陆英自己是个早早放足的新时代女性,因为接受过新思想的熏陶,她一直坚信“女子的教育最应受到重视”,这也是她后来大肆兴办女学的原因所在。

  陆英是一个极其勤快的女子,即便是大家族的大少奶奶,她也依旧每天忙来忙去,似乎从来都不消停。张家在合肥的大片土地账目、各处的房产、商户收入和投资等等,都是陆英亲自掌管的,在这些之外,她还不停在生育的同时进行各种学习。

  除了昆曲外,陆英还学习了制作西点,后来,他还同孩子的三姑母一同去洋派公司学习踏洋机,她学了缝纫,还将刺绣好的牡丹花装在玻璃镜框里,以示纪念。

  陆英觉得,对于有了孩子的母亲而言,自己的一言一行都是“身教”,而身教比言传更重要,她曾经说过:

  “一个只会享受的少奶奶式的母亲,是教不出有作为的孩子的。”

  合肥四姐妹生母陆英:为培养好子女,她做了一件从来没人做过的事

  张家六兄弟和父亲

  除了身教外,陆英在教育子女上还非常重视给孩子们营造良好的教育环境。

  孩子们长大一些后,陆英就开始筹划换个更加有利于营造学习氛围的宅院。她的这种种做法,颇有点“孟母三迁”的意味。

  为了为孩子们找到更好的住所,陆英竟挺着大肚、拉上仆人一家一家地亲自看房。

  找到新宅院后,陆英便开始亲手布置了。她在家中设置了四个书房:张武龄一个,陆英一个,孩子们共用两个。

  陆英在布置书房时特意将书随意摆放,而不是整整齐齐摆在书架上,她这样做的目的是营造一种“到处都是书”的氛围。果然,在她的这种“小心机”设计下, 孩子们随意地翻书,在翻来翻去中慢慢被培养出了捧书的习惯。

  陆英布置的新家,除了随处可以看到书外,还处处可以看到古诗,古词,走廊上随处刻着的都是王维、李白的古诗,而旁边的围墙上,则刻着朱熹的诗。

  合肥四姐妹生母陆英:为培养好子女,她做了一件从来没人做过的事

  这样浓厚的文化氛围下, 孩子们早早就学会了识文断字,极小的时候张元和几姐妹便通读了《红楼梦》。

  可即便如此,重视子女教育的陆英也依旧不满意,她觉得:家里书香气浓郁,这当然好。但文化氛围只停留在子女与父母身上似乎有点“文化断层”之感,毕竟家里的下人们和下人的孩子不识字。

  于是,意识到这点的陆英干了一件让所有人都瞠目结舌的事:她开始在张家办起了学堂,让下人和下人的孩子和自己的孩子一起学习文化知识。

  当时,张家的孩子每一个都有对应的“干干”照顾,这里的“干干”是合肥方言里类似于“奶妈”、“保姆”一般的称呼。

  合肥四姐妹生母陆英:为培养好子女,她做了一件从来没人做过的事

  张元和、张允和、张兆和在课间休息

  下定决心教下人们识字后,陆英还推出了相应的教学制度,她规定:每个孩子都必须在学习的同时帮助保姆识字,“干干”之间还要进行比赛。

  陆英自己则也加入了比赛中,她甚至在保姆每天为自己梳头时在前面摆着20个家里自制的生字块,梳完头,字也刚好认了20个。

  陆英看报纸时也不忘“见缝插针”地帮助保姆学习,她曾在报纸上发现趣味数学题后,用来考保姆们。结果,还真有一位“高干干”算出了答案。

  随着比赛的拉开,张兆和姐妹们都急了,在几姐妹中,张兆和保姆朱氏学字最快,后来她甚至能够自己阅读《天雨花》、《再生缘》、《西游记》、《三国演义》 了。

  其他姐妹见被落下了就拼命追赶,在你追我赶中,大家伙的学识都“水涨船高”了。

  和今天父母一样的是,当时的陆英也曾遇到过孩子厌学的情况。在几姐妹中,张允和最不愿意学字,让她按着陆英制定的学习计划跟着走简直是一件忍无可忍的事。

  陆英见状想了想便咬牙将她关进了书房,张允和被关进书房后先是大哭一阵,之后便呼呼睡去了。可夜间醒来,陆英还是不肯开门。第二天,被关怕了的张允和便乖乖开口认字了。

  在陆英的软硬兼施下,很快孩子们都将读书变成了绵延一生的兴趣。多年后,张家姐妹回忆起在家里上课时的情景时依旧满是甜蜜。

  合肥四姐妹生母陆英:为培养好子女,她做了一件从来没人做过的事

  相比同时代很多提到上课就头痛的孩子,张家四姐妹在母亲的影响下变得很爱读书了。每天早上吃完饭后,张家四姐妹就往大花厅跑,在这里,她们上午读书,下午唱戏。

  “花厅”是陆英给大书房取的美名,冬天,张家姐妹们将花厅的一个屋子命名为“冬宫”,夏季则是“夏宫”,还有三分之一的区域是她们的戏台子。回忆中,姐妹们在谈起大花厅时说:

  “书房前有两棵玉兰树,紫白分明,春暖花开,微风一吹,即有成熟的花瓣随风飘落。”

  更为让孩子们欢喜的是,透过书房红绿相间的玻璃窗,她们能看到后院的杏子树和枣子树。一到果子成熟的季节,她们便在读书的同时晃着小脑袋、竖着耳朵听着果子落地时的“啪啪”声。

  老师们一宣布下课,她们便疯跑向杏子、枣子树下去捡拾落地的果子。有时候,老师催着上课时没吃够的她们还捡果子塞进书桌藏起来慢慢吃。

  合肥四姐妹生母陆英:为培养好子女,她做了一件从来没人做过的事

  张兆和、张充和(上),张允和、张元和(下)

  陆英是个颇懂情趣的女人,她希望自己的女儿将来也是懂得情趣的女子。所以,从小她便教孩子们唱昆曲。在她的影响下,合肥四姐妹中的每一个都会唱昆曲且都有相当的造诣。

  有这样的母亲,合肥四姐妹成才自然是情理之中。后来的合肥四姐妹中:

  大姐张元和曾在台北中央研究院植物研究所任职,后移居美国;二姐张允和在人民教育出版社工作同时兼任北京昆曲研习社主任委员;

  三姐张兆和则在担任《人民文学》杂志社编辑同时成为了小说家,曾出版短篇小说集《湖畔》等;四妹张充和则在哈佛、耶鲁等20多所大学执教、传授书法和昆曲。

  而更加让人称奇的是,合肥四姐妹都继承了母亲的传统,她们在后来的小家庭里既做了贤妻又做了良母,最主要的是,不管嫁在怎样的人家,她们始终和母亲一样:上进且懂情趣。

  可以毫不夸张地说,她们和最初叶圣陶料想的一样:谁娶了她们都能幸福一辈子。

  1921年,生下14胎后不久,年仅36岁的陆英便因拔牙出血过世了。临死前,她将自己的9个子女都做了妥善的安排:

  她将9个孩子的奶妈和保姆叫到身边,每人分配了两百大洋,她嘱咐她们无论遇到何事都要将孩子带到18岁。

  这样的要求在当时或许还可行,可后来随着张家的慢慢衰落和政局的动荡,这些奶妈和保姆要遵守承诺就有些难了。然而,让所有人惊叹的是,这些奶妈、保姆后来宁愿自己孩子吃苦,也分毫没亏待过陆英的孩子。

  合肥四姐妹生母陆英:为培养好子女,她做了一件从来没人做过的事

  张家十姐弟

  奶妈、保姆们如此义气皆因为:她们敬重陆英的为人且对她满怀感恩。

  在奶妈、保姆们眼里,能碰上陆英这样的女主人是她们前世修来的福分。陆英在世时,不仅让奶妈、保姆接受教育,还从不把她们当下人看,每天吃早餐时,陆英还嘱咐孩子们每人分一半给自己的奶妈、保姆。

  陆英不仅把这些下人的孩子接到府里居住,甚至还将他们看成自己的孩子。而合肥四姐妹和少爷们在和下人孩子玩耍时,也从来不把下人孩子当下人看。

  每次奶妈、保姆家里遇到难事,第一个站出来帮忙的也总是陆英。

  因着陆英的这些“好”,她当时嘱托的这些奶妈、保姆中有很多坚持照顾到了小姐、少爷的第二代。

  奶妈、保姆们对小姐、少爷的各种“好”,大抵是陆英善良结的“果”。而合肥四姐妹的完美人生,则是她身教和努力营造良好家庭教育氛围而结下的“善果”!

  这个世界,从来没有无缘无故,不是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