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为报夺妻之仇,变成了连环杀手,最后却亲手杀了她

时间:2019-08-17 来源:www.0663auto.com

  2019-08-13 20:35:05 有声影院

  18世纪的伦敦,工业革命带来的阴云大片大片的遮蔽在建筑上空,城市里污水横流,鼠蚁遍布,恶魔之花大朵大朵的肆意开放在那些不被注意的角落里。

  人人都知道街角的那位理发师技艺高超,却不知道他杀人如麻。每一位走进理发店的顾客,都变成了Lovett夫人餐馆里香喷喷的肉饼,被毫不知情的伦敦人吃下。

  

  那些剔除掉肉块的骨架,被扔到了破旧教堂地下室里那被人遗忘的墓穴中,层层堆砌已经触到了天花板。

  残留血肉的腐臭味充斥着整个教堂,每一个来礼拜的人都不得不用手绢捂住口鼻,殊不知在他们的脚下,是那些很可能已经被他们品尝过的,同伴的尸骨。

  

  他们的被捕引起了全伦敦人的震惊和恐惧,在最毫无防备的时候被理发师割喉,杀人的方式如此之简单,将尸体做成人肉馅饼的方法之冷酷变态,还有无意之中数次吃下同类血肉所带来的反胃和负罪感,每一点想起来都让人后背发凉,毛骨悚然。

  这个变态杀人狂在历史上是否真有其人已经无从考证了,卷宗当中没有记录他,他的故事却传遍了整个伦敦,导演蒂姆·波顿执导的电影《理发师陶德》便由此而生。

  

  理发师本杰明·巴顿原本有一个幸福美满的家庭,漂亮的妻子,可爱的孩子,完美的生活很快就被贪婪无耻的法官特平打破。他看上了巴顿美貌的妻子,为了抢占她,法官为巴顿安上了一个“愚蠢”的罪名,将他流放在外面。

  

  15年后,他重又踏回了这片罪恶的土地,化名斯温尼·陶德,并遇到了肉饼店主拉芙特太太。从她的口中,陶德得知自己的太太被法官侮辱并服毒,女儿也被法官掳走囚禁,愤怒的他决定向法官复仇。

  

  阴差阳错地,与陶德乘坐同一艘船回伦敦的水手爱上了被法官囚禁在楼顶的养女乔安娜,并发誓要拯救她,远走高飞。

  无亲无故的水手去寻求陶德的帮助,这边的陶德已经将法官按在了座位上,手中闪亮的剃刀就快要划破法官的喉咙,无意中闯入的水手撞破了陶德的计划,法官大怒,扬言永远不会再接近陶德,这让陶德失去了最好的机会。

  

  他开始变得疯狂,报仇无望让他失去了理智,他觉得这座城市里的每一个人都有罪,拉芙特太太又在此时“机智”的提供了一个解决尸体的好办法——将人肉做成馅饼,再卖给伦敦人吃。陶德因此没有了处理尸体的后顾之忧。

  

  从此以后,陶德开启了他疯狂的无差别杀人之路,无数走进理发店的顾客都变成了楼下餐馆里的美味佳肴,受害人动脉喷涌而出的鲜血溅满了他的手臂,他却面无表情的擦拭着手中小小的“屠刀”。

  

  本片改编自同名音乐剧,虽然“变态连环杀手”的题材多为惊悚恐怖风格,但是在导演蒂姆·波顿的手下,影片最终呈现出的效果更像是优雅华丽的杀人表演。

  影片延续了音乐剧的风格,剧中人物对白多采用唱歌的方式,但是并不会让人觉得乏味,独唱,合唱,各种风格交织在一起,影片因此变得更加华丽优雅。

  

  舞台音乐剧风格加上蒂姆·波顿式的哥特怪诞,为观众呈现出了异样的审美体验。

  整部影片颜色基调灰暗沉闷,阴郁的伦敦,阴郁的人群,人人都是苍白的脸色,黑灰色调的服装,从服装到造型,无处不体现出了这个城市的灰暗。

  

  但是在影片当中,却有着这样两处色彩明媚丰富,不同于整体灰暗基调的镜头。

  第一处是陶德在同水手谈到自己曾经的生活时,镜头里的一家三口笼罩在一片阳光下,明亮而美好,这是过去的回忆;

  

  第二处是拉芙特太太为陶德讲述她想象中的美好生活,两个人坐在沙滩上,尽管身边的男人面无表情,可是她依然乐在其中,这是未来的幻想。

  

  美好的东西都有着一个共同点:虚幻。

  但其实除此之外,还有一样东西十分扎眼:鲜血。

  陶德明晃晃的剃刀割破了他们的喉咙,鲜血从脖子上喷涌而出,仿佛绽放的礼花。鲜艳到有些不真实的红在影片黑灰色调的衬托下,明显到有些失真,这反而将影片从惊悚变为了怪诞重口,恐怖气氛被减弱的同时,配合着陶德吟唱的杀人画面反而变得更加如诗歌般华丽且富有戏剧化。

  

  本片由导演御用男一号约翰尼·德普饰演杀人理发师陶德;肉饼店主拉芙特太太则是由海伦娜·伯翰·卡特饰演,不得不提的还有一位,已故的英国演员,斯内普教授的扮演者艾伦·瑞克曼,他在片中饰演了法官特平。

  

  片中的每一个角色都在演员的精彩演绎之下变得生动无比,陶德的癫狂,拉芙特太太的痴情,法官的虚伪猥琐,每个角色都被赋予了鲜明的特征和人物性格,着实精彩。

  

  有人因为恨而变得疯狂,有人因为爱而变得卑微,谎言,背叛,鲜血,杀戮,爱恨不停纠缠,邪恶的生物在角落里蠢蠢欲动……

  

  片中有这样的一段镜头十分经典,那就是陶德和拉芙特太太看着街上的行人,讨论下一个目标的时候,活生生的人在他们口中成了待宰的牛羊,味道口感,他们讨论的不亦乐乎,高唱着:”人人都有份“,诡异而讽刺。

  

  在影片的结尾,陶德大仇得报,可是被杀死的除了法官,拉芙特太太和无数无辜之人,还有自己的妻子,而他自己也死在了自己的剃刀之下,正应了影片开头他说的那句话:

  ”所有人都得死“

  着实令人唏嘘。

  

  《理发师陶德》光怪陆离,重口血腥的画面之下,是对于人性的思考,如果有喜欢这类题材的朋友,请一定不要错过。

  18世纪的伦敦,工业革命带来的阴云大片大片的遮蔽在建筑上空,城市里污水横流,鼠蚁遍布,恶魔之花大朵大朵的肆意开放在那些不被注意的角落里。

  人人都知道街角的那位理发师技艺高超,却不知道他杀人如麻。每一位走进理发店的顾客,都变成了Lovett夫人餐馆里香喷喷的肉饼,被毫不知情的伦敦人吃下。

  

  那些剔除掉肉块的骨架,被扔到了破旧教堂地下室里那被人遗忘的墓穴中,层层堆砌已经触到了天花板。

  残留血肉的腐臭味充斥着整个教堂,每一个来礼拜的人都不得不用手绢捂住口鼻,殊不知在他们的脚下,是那些很可能已经被他们品尝过的,同伴的尸骨。

  

  他们的被捕引起了全伦敦人的震惊和恐惧,在最毫无防备的时候被理发师割喉,杀人的方式如此之简单,将尸体做成人肉馅饼的方法之冷酷变态,还有无意之中数次吃下同类血肉所带来的反胃和负罪感,每一点想起来都让人后背发凉,毛骨悚然。

  这个变态杀人狂在历史上是否真有其人已经无从考证了,卷宗当中没有记录他,他的故事却传遍了整个伦敦,导演蒂姆·波顿执导的电影《理发师陶德》便由此而生。

  

  理发师本杰明·巴顿原本有一个幸福美满的家庭,漂亮的妻子,可爱的孩子,完美的生活很快就被贪婪无耻的法官特平打破。他看上了巴顿美貌的妻子,为了抢占她,法官为巴顿安上了一个“愚蠢”的罪名,将他流放在外面。

  

  15年后,他重又踏回了这片罪恶的土地,化名斯温尼·陶德,并遇到了肉饼店主拉芙特太太。从她的口中,陶德得知自己的太太被法官侮辱并服毒,女儿也被法官掳走囚禁,愤怒的他决定向法官复仇。

  

  阴差阳错地,与陶德乘坐同一艘船回伦敦的水手爱上了被法官囚禁在楼顶的养女乔安娜,并发誓要拯救她,远走高飞。

  无亲无故的水手去寻求陶德的帮助,这边的陶德已经将法官按在了座位上,手中闪亮的剃刀就快要划破法官的喉咙,无意中闯入的水手撞破了陶德的计划,法官大怒,扬言永远不会再接近陶德,这让陶德失去了最好的机会。

  

  他开始变得疯狂,报仇无望让他失去了理智,他觉得这座城市里的每一个人都有罪,拉芙特太太又在此时“机智”的提供了一个解决尸体的好办法——将人肉做成馅饼,再卖给伦敦人吃。陶德因此没有了处理尸体的后顾之忧。

  

  从此以后,陶德开启了他疯狂的无差别杀人之路,无数走进理发店的顾客都变成了楼下餐馆里的美味佳肴,受害人动脉喷涌而出的鲜血溅满了他的手臂,他却面无表情的擦拭着手中小小的“屠刀”。

  

  本片改编自同名音乐剧,虽然“变态连环杀手”的题材多为惊悚恐怖风格,但是在导演蒂姆·波顿的手下,影片最终呈现出的效果更像是优雅华丽的杀人表演。

  影片延续了音乐剧的风格,剧中人物对白多采用唱歌的方式,但是并不会让人觉得乏味,独唱,合唱,各种风格交织在一起,影片因此变得更加华丽优雅。

  

  舞台音乐剧风格加上蒂姆·波顿式的哥特怪诞,为观众呈现出了异样的审美体验。

  整部影片颜色基调灰暗沉闷,阴郁的伦敦,阴郁的人群,人人都是苍白的脸色,黑灰色调的服装,从服装到造型,无处不体现出了这个城市的灰暗。

  

  但是在影片当中,却有着这样两处色彩明媚丰富,不同于整体灰暗基调的镜头。

  第一处是陶德在同水手谈到自己曾经的生活时,镜头里的一家三口笼罩在一片阳光下,明亮而美好,这是过去的回忆;

  

  第二处是拉芙特太太为陶德讲述她想象中的美好生活,两个人坐在沙滩上,尽管身边的男人面无表情,可是她依然乐在其中,这是未来的幻想。

  

  美好的东西都有着一个共同点:虚幻。

  但其实除此之外,还有一样东西十分扎眼:鲜血。

  陶德明晃晃的剃刀割破了他们的喉咙,鲜血从脖子上喷涌而出,仿佛绽放的礼花。鲜艳到有些不真实的红在影片黑灰色调的衬托下,明显到有些失真,这反而将影片从惊悚变为了怪诞重口,恐怖气氛被减弱的同时,配合着陶德吟唱的杀人画面反而变得更加如诗歌般华丽且富有戏剧化。

  

  本片由导演御用男一号约翰尼·德普饰演杀人理发师陶德;肉饼店主拉芙特太太则是由海伦娜·伯翰·卡特饰演,不得不提的还有一位,已故的英国演员,斯内普教授的扮演者艾伦·瑞克曼,他在片中饰演了法官特平。

  

  片中的每一个角色都在演员的精彩演绎之下变得生动无比,陶德的癫狂,拉芙特太太的痴情,法官的虚伪猥琐,每个角色都被赋予了鲜明的特征和人物性格,着实精彩。

  

  有人因为恨而变得疯狂,有人因为爱而变得卑微,谎言,背叛,鲜血,杀戮,爱恨不停纠缠,邪恶的生物在角落里蠢蠢欲动……

  

  片中有这样的一段镜头十分经典,那就是陶德和拉芙特太太看着街上的行人,讨论下一个目标的时候,活生生的人在他们口中成了待宰的牛羊,味道口感,他们讨论的不亦乐乎,高唱着:”人人都有份“,诡异而讽刺。

  

  在影片的结尾,陶德大仇得报,可是被杀死的除了法官,拉芙特太太和无数无辜之人,还有自己的妻子,而他自己也死在了自己的剃刀之下,正应了影片开头他说的那句话:

  ”所有人都得死“

  着实令人唏嘘。

  

  《理发师陶德》光怪陆离,重口血腥的画面之下,是对于人性的思考,如果有喜欢这类题材的朋友,请一定不要错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