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方权威认证的十大名将都有谁姜子牙张良为何能稳坐正副位

时间:2019-07-20 来源:www.0663auto.com

  

  本文精选自《知中?孙子兵法指南书》,读史系授权发布

  唐朝开元十九年(公元731年),玄宗皇帝始设“太公尚父庙”,在此供奉周朝开国名臣吕尚(姜子牙);随后又从历代名将中选出十位佼佼者配享,称之为“十哲”。

  29年后,也就是公元760年,此时唐帝国正处于“安史之乱”中,玄宗之子肃宗,为激发军民的尚武精神,将吕尚尊封为“武成王”,与“文宣王”孔子享同等级别的祭礼。

  从此,太公尚父庙更名成武成王庙,简称武庙。当时武庙的主神是太公望,以张良为副祀。包含张良在内的历代名将十人坐像分坐左右。

  左列:秦武安君白起、汉淮阴侯韩信、蜀汉丞相诸葛亮、唐尚书右仆射卫国公李靖、司空英国公李勣。

  右列:汉太子少傅张良、齐大司马田穰苴、吴将军孙武、魏西河郡守吴起、燕昌国君乐毅。

  唐德宗建中三年(782年),武庙又增加祭祀古今名将六十四人,是为“从祀”(新增人员,详见下面的附表)。

  自此,“武庙”开始兴盛,将士出征沙场前,多来此祈愿武运昌隆。

  

  

  唐肃宗所选出的这十一颗“将星”,大名皆如雷贯耳,但是,细看这十一人的身份,其中较为纯粹武将出身的却不多。

  尤其是汉朝的张良,他一生中作为将领带兵打仗的经历寥寥无几,且战功乏善可陈,单论他身为武将的“业务水平”,或许还不如秦军的一个龙套将领,但他在武庙中的地位,却仅次于主神吕尚,被奉为亚圣。

  

  

  究其原因,还得从入选武庙的标准来分析。

  通过张良、诸葛亮、田穰苴等人的经历与身份,便不难看出,想要获得武庙的主席位,个人武勇并不是很重要;主要的评判标准,是看此人的战略思想高度、统帅能力,以及对于主君、国家的重要程度。

  在军事身份上,此人应该是“战略军事家”属性,大于“战术军事家”属性;如孙武、吴起这般,能够二者结合的则更上一等。

  

  

  “战略军事家”的特点,便是他们的“业绩考核”,标准与国家整体兴衰挂钩,所以,他们在用兵时,必须从全局出发思考策略——战前、战中、战后三个维度皆需涵盖;与外国的政治交往、军队的编制设计,也是他们的分内之事。这与贪图一城一池之功的普通将领有着本质上的区别。

  简单来说,“武庙十哲”是“王佐武臣榜”,而非“武勇名将榜”。所以,兴周八百年的姜子牙,开汉四百年的张子房,位居武庙主、次二席是毫无争议的。

  而以武勇盖世闻名的关羽、张辽等武将,论战略水平,与上述诸人相比就要逊色不少,故未能进入“配享”名单,只以“从祀”的身份位列于武庙殿外庑间。

  

  

  唐朝所列的“武庙十哲”名单,到了宋代开始发生变动。

  宋建国之初(公元963年),太祖赵匡胤来到武庙巡视,遍观庙中供奉的名臣武将后,突然对其中一些人很不爽,尤其是被列于正殿、身为“十哲”之一的秦武安君——白起。

  赵匡胤举起手杖,直戳白起的画像喝道:“这家伙坑杀已投降的士兵,如此劣迹,也配被供奉在这里!”

  言毕,他便让人撤去白起神位,自此降格为殿外庑间从祀。

  这还没完,不久,赵匡胤下令,对现有的武庙祭祀武将进行筛查,只有“功业始终无瑕者”才可留下。

  于是,“武庙大清洗”开始了——“十哲”中,除白起外,吴起因“杀妻求将,名声不佳”,韩信因“功高震主,屡屡造次”,也被撤出主殿。

  从祀武将中,周亚夫、邓艾、关羽、张飞等二十余人被清退,主要原因是这些人“未得善终”。

  具体变动如下:

  清退魏吴起;齐孙膑;赵廉颇;汉韩信、彭越、周亚夫;后汉段纪明;魏邓艾;晋陶侃;蜀汉关羽、张飞;晋杜元凯;北齐慕容绍宗;梁王僧辩;陈吴明彻;隋杨素、贺若弼、史万岁;唐李光弼、王孝杰、张齐丘、郭元振22人。

  擢升汉灌婴;后汉耿纯、王霸、祭遵、班超;晋王浑、周访;刘宋沈庆之;后魏李崇、傅永;北齐段韶;后周李弼;唐秦叔宝、张公谨、唐休璟、浑瑊、裴度、李光颜、李愬、郑畋;后梁葛从周;后唐周德威、符存审23人。

  

  

  

  君王设武庙,除了祭祀先贤外,很重要的一层用意,就是要为自己手下的臣子们树立模仿的榜样。理想状态下,他们希望自己的臣子有能力、人品好、又忠心,那么自然要将历史上符合这些特质的名将高高供起,让臣子们与之靠齐。

  而与之相背的人,则要速速清退。所以赵匡胤会讨厌“玩得太过火”的白起,也不喜欢个性过于强烈的韩信、吴起。

  另外,还有个不得不提的人,那就是孙武的“同事”伍子胥。他的能力、功绩绝不会低于位列“十哲”的孙、吴之下,但他连从祀的名单都没进去,原因就在他的“反骨”——

  先事楚,楚王无道杀我父兄,那我便带外国之兵灭楚,掘你的墓,鞭尸三百泄愤;后事吴,助成功业,吴王却开始不听忠言,反要我死,好,那我死后要将眼珠置于吴国城门上,看着你灭亡!

  这样的人,即使能力再强,也没有哪个君王敢鼓励臣子去效仿。

  

  赵匡胤“武庙大清洗”后,又过了160年(公元1123年),宋徽宗赵佶也调整了一次武庙祭祀名单,最终确定历代名将72人,分成殿上11人,两庑61人,后人统将其称为“武庙七十二子”。

  这时的“十哲”中,张良被单独列出,伴于姜子牙身旁;韩信重新归队;另外三个空缺,由齐相国管仲、越相国范蠡、唐汾阳郡王郭子仪补入。

  具体名单如下:

  主祀:武成王姜太公。

  配享:留侯张良,陪伴在姜太公旁边。

  配享于殿上:共10人。

  东侧西向:管仲、孙武、乐毅、诸葛亮、李勣。

  西侧东向:田穰苴、范蠡、韩信、李靖、郭子仪。

  从祀于殿外庑间:共62人。

  东庑西向:白起、孙膑、廉颇、李牧、曹参、周勃、李广、霍去病、邓禹、冯异、吴汉、马援、皇甫嵩、邓艾、张飞、吕蒙、陆抗、杜预、陶侃、慕容恪、宇文宪、韦孝宽、杨素、贺若弼、李孝恭、苏定方、王孝杰、王晙、李光弼人等29人。

  西庑东向:吴起、田单、赵奢、王翦、彭越、周亚夫、卫青、赵充国、寇恂、贾复、耿弇、段颎、张辽、关羽、周瑜、陆逊、羊祜、王濬、谢玄、王猛、王镇恶、斛律光、王僧辩、于谨、吴明彻、韩擒虎、史万岁、尉迟敬德、裴行俭、张仁亶、郭元振、李晟等33人。

  到了元代,武庙的从祀规模被大幅缩减,主要祭祀的名将人数又渐渐恢复到了最初的“武庙十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