襄阳映像老地委院子老房子老照片老故事

时间:2019-07-19 来源:www.0663auto.com

  【图文/长弓】

  给曾经的小伙伴们

  襄阳映像|老地委院子、老房子、老照片、老故事

  这是我上世纪70年代初在新城湾镜湖的田埂上拍的一张老地委大院的照片

  照片近处就是镜湖(也叫鉴湖,和附近的绍兴桥、中山公园应与纪念辛亥革命或鉴湖女侠秋瑾有关吧),远处中西合璧的老房子是民国时期襄阳县政府、县党部的办公楼,也是解放初期襄阳地委的办公楼。

  铁楼和通往吊脚楼厕所的木走廊依稀看见。大树掩隐的地方,便是大名鼎鼎的襄阳“鹿门书院”的“闻喜楼”遗址,可惜它已在1970年左右被拆毁了。

  我清楚地记得,直到60年代末,这里还有清代“鹿门书院”的东西两大院落,还完好地保留有“闻喜亭”和“寿岂堂”“景行堂”。还留有民国时期中西合璧的办公楼,解放初期的苏式办公楼。

  院内到处是参天大树,曲径通幽的卵石小径通向各小院。小院还散落着许多大大小小的石碑、石桌、石凳,一块大的石碑还被我们当成了乒乓球桌,放学后总要打上几拍子再回家。已失去办公作用的楼台亭阁都成了我们“藏猫猫”的好地方。

  那时大院的大门对着荊州街,门口岗亭旁高大的法国梧桐上,挂着一口大铁钟。

  钟,如今已被埋进大北门外汉江边“警石”旁的水泥地,警钟长鸣,警示后人。

  住在大门口的是一位30年代初参加红军的老花爷,一位和霭可亲的红军老大爷。一度,认不认识老花爷,成了大院孩子们的标识。

大道分为两路。东路穿过“寿岂堂”的两重院落和一小花园到“闻喜亭”。西路则穿过冬青掩映的长长的卵石路到“景行堂”。

  两路在两座办公楼前汇合。楼前是大院最宽敞的地方,长着几株高大的梧桐树,春天飘洒着粘粘的令人讨厌的白絮,可秋天又给了我们香香的梧桐果实,这里也是我们欢聚游戏的最好场所。

  再后面的几个院,都是后来建的宿舍,种满了桃树和柿子树,中间还有一眼压水井,那是夏天洗?瑁鞴系暮玫胤健?

  大院南面则遥对“荆州古治”圈门和“绍兴桥”,那是每天上学必经之地,有时我们还爬上“荆州古治”的小牌楼玩一玩;东面院外就是镜湖和农田,是钓鱼、抓鸟和偷瓜的好去处;北面紧靠大北门、古城墙和汉江大堤。

  夏日里,翻过院墙,穿过大北门就到了河边,扑通跳入水中,游到对岸,在沙滩上晒上一晒太阳。晚上再爬上“铁楼”,聊天讲故事看星星,铁楼还一度成为我们“三剑客”自制火箭的发射高地。过个暑假整个人都成了“黑煤球”。

  大院后面大堤和城墙一度成了武斗的前沿阵地。我们在家就能听见大堤上“60炮”炮弹发射出口的湫湫声,还有子弹落在屋顶的啪啪声。我清楚地记得住在“景行堂”的范伯伯家的玻璃上还留下了几个子弹孔。

  不过那时好像并不害怕,有时还跑上大堤和城墙去观看战火。记得院里一小伙伴一不小心还误中了走火的子弹……。

  我家离开了老地委大院,搬到了樊城公馆门里汉江边的郑公祠。这里的十字街一溜有着清真寺、江苏会馆、樊侯祠、朗宁牧师楼、听水别墅、郑公祠、中州会馆、米公祠、福音堂、石牌楼……有着更多故事和典故,不过,那是另话,以后有机会再慢慢道来。

  如今,老地委大院早已面目全非,老房子全拆了,老院子没有了,碑刻失散,镜湖填平,全盖上了几乎一模一样的楼房。

  最可惜的是,“闻喜亭”“景行堂”“寿岂堂”恐怕连一张照片也没有留下。清代至民国,襄阳最负盛名、汇集襄、安、郧三府优秀学子的“鹿门书院”从此消失了,留下的这几张照片,只是一段往事残缺的回忆了。

  襄阳映像|老地委院子、老房子、老照片、老故事

  大院平面图

  鹿门书院是清代以至民国襄阳最负盛名的书院,招纳襄阳、郧阳、安陆三府的生员,延请名师授课。文渊阁大学士单懋谦,清代大书法家张裕钊,都曾在这里讲学。

  1902年,鹿门书院改名为襄阳府中学堂。1904年改设简易师范,后改预备中学堂,1909年,仍改办中学堂。今襄阳五中,依旧延续着鹿门书院的辉煌和荣光。

  初名荆南书院。乾隆四年(1739年)改名鹿门书院。书院分东壁、西园两院,斋房33间。西面建有魁星阁、塑孔子像;东面建闻喜亭,后面建景行堂,前面建寿岂堂。厅阁楼堂之间浚池垒山、栽花植?荆肪撤浅S琶馈?

  鹿门书院的三大建筑

  1、“景行堂”:“景行”是“明行”,即光明正大的行为,是人们行动的准则。出自《诗·小雅·车舝》。“高山仰止,景行行止。”司马迁《史记·孔子世家》引以赞孔子“《诗》有之:‘高山仰止,景行行止。'虽不能至,然心向往之。”

  2、“寿岂堂”:长寿而快乐。出自《诗·小雅·蓼萧》:“既见君子,孔燕岂弟。宜兄宜弟,令德寿岂。”明 李东阳 《寿岂堂歌》:“山中之乐乐只且,人皆不足我有餘。”

  3、 “ 闻喜亭”:传唐裴坦在襄阳当刺史,忽闻皇帝要他入京当宰相的喜讯,故造亭以志之。后为历代文人墨客凳临吟唱之地。

  也有人认为,隋唐时也有不少著名的人是闻喜人,如裴矩、裴炎、裴度等都是山西闻喜人。裴坦在襄阳建亭,取名“闻喜”与自己的名籍有关。因为古代有窃称望族的习俗。

  近年不断有人呼吁重建闻喜亭,但愿在古城的建设中能成为现实。

  襄阳映像|老地委院子、老房子、老照片、老故事

  在建国初“苏式”办公楼的“铁楼”上

  襄阳映像|老地委院子、老房子、老照片、老故事

  襄阳映像|老地委院子、老房子、老照片、老故事

  那时刚买照相机一年多,逢发小刘援朝当兵回家探亲,便一同回老地委游转,遇熟人(是谁忘了,愿那个熟人这次能出来看到)便照下我倆合影。

  在民国“中西合璧”办公楼走向“吊脚楼”厕所的走廊上。

  襄阳映像|老地委院子、老房子、老照片、老故事

  大院的第三道大门

  襄阳映像|老地委院子、老房子、老照片、老故事

  当年鹿门书院的石桌

  襄阳映像|老地委院子、老房子、老照片、老故事

  当年景行堂前的供桌

  襄阳映像|老地委院子、老房子、老照片、老故事

  这是50年代中期一张照片

  照片右上角是“闻喜亭”一角,也是我目前见到的唯一张。有力地说明了当年闻喜楼的存在和明确地点。

  襄阳映像|老地委院子、老房子、老照片、老故事

  襄阳映像|老地委院子、老房子、老照片、老故事

  这是50年代初还没有建苏式楼的第四进大院。当年部分工作人员的合影照片中有当时的地委书记张挺发(后空军司令,中央政治局委员)和宣传部长梁斌(《红旗谱》作者)。

  襄阳映像|老地委院子、老房子、老照片、老故事

  大院第二道大门,70年代初门口还留有当年的水泥岗亭,后面的法国梧桐树上挂有大铁钟。

  襄阳映像|老地委院子、老房子、老照片、老故事

  80年代荆州北街,可以看到老地委的房子

  该文在发表后,很多小伙伴们留下感人的回忆!

  吴老师:谢谢发小文虎兄的回忆文章和珍贵图片,让我又忆及半个多世纪前恍然如昨的童年时光,和我的小伙伴们!

  徐老师:老同亊,大院的孩子之作,唤起很多记忆。

  襄阳映像|老地委院子、老房子、老照片、老故事

  襄阳映像|老地委院子、老房子、老照片、老故事

  襄阳映像|老地委院子、老房子、老照片、老故事

  【该图文版权属原创者长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