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手恒天然后贝因美中报:归股东净利同比降1500%

时间:2019-09-10 来源:www.0663auto.com

  时代财经2019.8.29我要分享图片来源:Unsplash8月28日晚,贝因美婴童食品股份有限公司(下称“贝因美”)发布2019年上半年业绩。这也是贝因美与二股东恒天然“分手”后的首份财报。财报显示,该公司上半年实现营收12.96亿元(人民币,下同),相比去年同期增加0.64亿元,同比上升5.16%;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则为亏损1.22亿元(去年同期为盈利835万元),相比去年同期减少1.3亿元,同比下降1527.62%。对于上半年的亏损,贝因美在财报中将其归因于原材料价格上涨、非经常性收益较上年同期大幅下降以及外部的竞争环境。贝因美提到,2019年上半年,公司外部竞争环境不容乐观,新生婴儿出生数量、纯母乳喂养率等因素持续影响市场预期,乳铁蛋白等关键原材料价格继续上涨,诸多因素都使得上半年经营环境变得严峻复杂。乳业分析师宋亮对时代财经分析说,贝因美的亏损并不意外。他认为,此前贝因美从澳大利亚达润工厂进口了大量的基奶,现在这批奶源临近保质期,需要及时处理,而仅这一项业务,贝因美就需要花费约7000万元。此外,宋亮还认为,考虑到行业内的竞争压力,而且贝因美还处于新品推广期,需要投入大量的营销费用。时代财经查阅贝因美年报数据发现,贝因美在今年上半年的销售费用为5.5亿元,相比去年同期的4.3亿元增加不少。而以乳铁蛋白为主的原料的涨价,也成为压垮贝因美上半年业绩的因素之一。“如果乳铁蛋白没有涨价,贝因美也许能多个三四千万的利润”,宋亮表示。在中国食品产业分析师朱丹蓬看来,上半年是奶粉的淡季,这是贝因美经营不振的一大原因。同时,在脱离恒天然后,贝因美还要做很多渠道的修复和拓展工作,所以亏损很正常。他告诉时代财经,贝因美现在面临的问题更多在于其能否在大规模投入后于下半年获得更高回报,这是以后扭转亏损的关键。不过,造成贝因美在去年扭亏,今年上半年又再度亏损的另外一个原因也不可忽视:贝因美在财务报告上的“精打细算”以及加上政府补助和资产变卖,才成就了贝因美当年为了“摘帽”所做的努力。2018年3月,贝因美发布2018年财报,显示公司净利润为4111.36万元,同比增长103.89%,成功扭亏。同年4月,贝因美又发布《关于撤销退市风险警示暨停牌的公告》,公司成功摘掉了*ST的帽子。贝因美2018年度财报显示,其非经常损益一项数值达2.58亿元。其中包括政府补助和搬迁款、售卖名下房产以及转让子公司等获得的直接收益。仅仅在资产变卖一项上,贝因美在该报告期内就出售了上海、杭州、重庆、成都4地29套房产。同时,相比2017年,贝因美还在2018年砍掉了近5亿元的营销费用,并加大了回款力度。上述情况意味着,对于2018年业绩的扭亏,贝因美更多的是在财务数据上下了功夫,公司的产品和经营似乎并没有对此做出太多的贡献。与此同时,从目前的情况看来,与恒天然的“分手”也尚未给贝因美的业绩带来起色。对于与恒天然的联姻,贝因美创始人谢宏此前曾公开表达了不满。他在今年4月对外表示,中外企业理念差异巨大,恒天然的决策效率低下,无法真正理解中国消费品市场,反而拖累了贝因美的业绩。随后双方关于控制权的一系列争执也使得恒天然开始考虑是否延续这一笔投资。8月7日,恒天然宣布,将出售其在贝因美的部分股权。在这一过程中,恒天然将旗下的安满品牌在中国的分销,重新从贝因美的体系纳入到恒天然的内部管理之中,随后又结束了与贝因美在达润的合资企业,回购了贝因美在澳大利亚达润工厂的股份。同时,恒天然也在尝试对持有的全部18.82%的贝因美股权进行交易,但目前还没找到买家。脱离恒天然后,贝因美资本的运作和奶源的供应的力度是否会受到减缓,从而影响其今年上半年的业绩?宋亮认为,贝因美与恒天然之间的合作早已名存实亡,现在全球奶源过剩,优质奶源并不少,价格也便宜,双方关系的终结并不会给贝因美的业绩带来直接的影响。他还透露,目前贝因美还在与一些具有国资背景的企业接洽,希望其收购恒天然手中所持有的股权。没有了二股东的压力,贝因美或许会有更大的自由度对自身的经营做出决策。但按照其现有业绩报告来看,对贝因美而言,日后如何继续通过主业提振经营业绩将是其面临的最大考验。宋亮预测,今年全年,贝因美的业绩都将处在一个略有亏损或盈利的状态。朱丹蓬则称,“贝因美明年如果能略有盈利,就已经是非常厉害了。”

  

  收藏举报投诉

  图片来源:Unsplash8月28日晚,贝因美婴童食品股份有限公司(下称“贝因美”)发布2019年上半年业绩。这也是贝因美与二股东恒天然“分手”后的首份财报。财报显示,该公司上半年实现营收12.96亿元(人民币,下同),相比去年同期增加0.64亿元,同比上升5.16%;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则为亏损1.22亿元(去年同期为盈利835万元),相比去年同期减少1.3亿元,同比下降1527.62%。对于上半年的亏损,贝因美在财报中将其归因于原材料价格上涨、非经常性收益较上年同期大幅下降以及外部的竞争环境。贝因美提到,2019年上半年,公司外部竞争环境不容乐观,新生婴儿出生数量、纯母乳喂养率等因素持续影响市场预期,乳铁蛋白等关键原材料价格继续上涨,诸多因素都使得上半年经营环境变得严峻复杂。乳业分析师宋亮对时代财经分析说,贝因美的亏损并不意外。他认为,此前贝因美从澳大利亚达润工厂进口了大量的基奶,现在这批奶源临近保质期,需要及时处理,而仅这一项业务,贝因美就需要花费约7000万元。此外,宋亮还认为,考虑到行业内的竞争压力,而且贝因美还处于新品推广期,需要投入大量的营销费用。时代财经查阅贝因美年报数据发现,贝因美在今年上半年的销售费用为5.5亿元,相比去年同期的4.3亿元增加不少。而以乳铁蛋白为主的原料的涨价,也成为压垮贝因美上半年业绩的因素之一。“如果乳铁蛋白没有涨价,贝因美也许能多个三四千万的利润”,宋亮表示。在中国食品产业分析师朱丹蓬看来,上半年是奶粉的淡季,这是贝因美经营不振的一大原因。同时,在脱离恒天然后,贝因美还要做很多渠道的修复和拓展工作,所以亏损很正常。他告诉时代财经,贝因美现在面临的问题更多在于其能否在大规模投入后于下半年获得更高回报,这是以后扭转亏损的关键。不过,造成贝因美在去年扭亏,今年上半年又再度亏损的另外一个原因也不可忽视:贝因美在财务报告上的“精打细算”以及加上政府补助和资产变卖,才成就了贝因美当年为了“摘帽”所做的努力。2018年3月,贝因美发布2018年财报,显示公司净利润为4111.36万元,同比增长103.89%,成功扭亏。同年4月,贝因美又发布《关于撤销退市风险警示暨停牌的公告》,公司成功摘掉了*ST的帽子。贝因美2018年度财报显示,其非经常损益一项数值达2.58亿元。其中包括政府补助和搬迁款、售卖名下房产以及转让子公司等获得的直接收益。仅仅在资产变卖一项上,贝因美在该报告期内就出售了上海、杭州、重庆、成都4地29套房产。同时,相比2017年,贝因美还在2018年砍掉了近5亿元的营销费用,并加大了回款力度。上述情况意味着,对于2018年业绩的扭亏,贝因美更多的是在财务数据上下了功夫,公司的产品和经营似乎并没有对此做出太多的贡献。与此同时,从目前的情况看来,与恒天然的“分手”也尚未给贝因美的业绩带来起色。对于与恒天然的联姻,贝因美创始人谢宏此前曾公开表达了不满。他在今年4月对外表示,中外企业理念差异巨大,恒天然的决策效率低下,无法真正理解中国消费品市场,反而拖累了贝因美的业绩。随后双方关于控制权的一系列争执也使得恒天然开始考虑是否延续这一笔投资。8月7日,恒天然宣布,将出售其在贝因美的部分股权。在这一过程中,恒天然将旗下的安满品牌在中国的分销,重新从贝因美的体系纳入到恒天然的内部管理之中,随后又结束了与贝因美在达润的合资企业,回购了贝因美在澳大利亚达润工厂的股份。同时,恒天然也在尝试对持有的全部18.82%的贝因美股权进行交易,但目前还没找到买家。脱离恒天然后,贝因美资本的运作和奶源的供应的力度是否会受到减缓,从而影响其今年上半年的业绩?宋亮认为,贝因美与恒天然之间的合作早已名存实亡,现在全球奶源过剩,优质奶源并不少,价格也便宜,双方关系的终结并不会给贝因美的业绩带来直接的影响。他还透露,目前贝因美还在与一些具有国资背景的企业接洽,希望其收购恒天然手中所持有的股权。没有了二股东的压力,贝因美或许会有更大的自由度对自身的经营做出决策。但按照其现有业绩报告来看,对贝因美而言,日后如何继续通过主业提振经营业绩将是其面临的最大考验。宋亮预测,今年全年,贝因美的业绩都将处在一个略有亏损或盈利的状态。朱丹蓬则称,“贝因美明年如果能略有盈利,就已经是非常厉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