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佛系老母亲的晋级历程

时间:2019-09-01 来源:www.0663auto.com

  

  图片发自简书App

  说起为人父母,生儿育女,总有一股没来由的原始冲动——免不了野心勃勃地下决心,要做最棒的爹妈。

  当准妈妈的肚子一点点鼓起来,混杂着喜悦的,总有些生活工作的琐碎,而且一准儿会让你在某些时刻忘记自己准妈妈的身份。时间一长,怀孕也就那么回事吧!

  孩子的出生,绝对是一场考验意志的战斗。胆小若我,在跟着医生进产房的电梯里,强忍忐忑,手心里都是汗:孕期看过的各种生产事件在脑海中自主轮播,要不是那么多医生护士看着,恐怕就脚底抹油溜掉了。

  记得进产房前,我还叮嘱孩子他爸,一定要在门外等我,不要抱着孩子就跑了,把我给忘掉啦!这一点孩子他爸做得很到位,在产房外看到孩子,拍下小家伙第一张照片,就转身把她交给我妈,然后一直等到我被推出产房。

  说起来,作为高龄剖腹产的老母亲,我是些愧对“伟大的母亲”这种老套形容词的。产后第一次让我感受到恐惧的事情,是医生护士的查房——每次他们来,都要按肚子。是的,就是把手放在刀口上,向下按压,据说是有助于排出子宫里的脏东西。可那种一天三次的酸爽,真的让原本就怕痛的我害怕之极,以至于每次他们一来,原本昏昏欲睡的我都突然变得精神抖擞,全神贯注地瞄准他们的手,一发现有抬起的苗头,就赶紧拉住,尖叫着不让按肚子……

  那种时候,哪里还管什么礼仪形象。

  另外,镇痛泵长时间的插在血管里,频繁的打点滴,搞得血管扩张变形,手臂疼痛,忍受了两天,我就直接让护士给拔了——打点滴的痛和按肚子比起来,那都不是事儿!

  这种情况下,孩子再来个白天睡觉晚上哭,那可真的是让人抓狂。

  因为没有预定到单人间,我和另一个年轻妈妈住在同一个病房。她家生了个男孩,足足比我家女儿重了将近一倍(我家五斤多),可一家人都高兴不起来——据说孩子爷爷已经病入膏肓,很有可能是见不到孙子唯一的一面了。这样的情况下,孩子妈妈却由于孕期养得太胖,手术后行动愈加的困难,怎么也学不会给孩子喂奶的动作要领,一家老少医生护士齐上阵,手把手交都没能教会,饿得孩子哇哇哭。偏偏家里老人又心疼大胖孙子,不肯让孩子喝奶粉……

  我家孩子第一晚睡得很香,隔帘另一边折腾一宿,对她丝毫不构成影响,我们几个大人(还有我妈和孩子她爸)跟着瞪眼到天亮。

  到了第二晚,估计她家孩子哭累了,昏昏沉沉睡过去,而我家孩子则精神饱满,开启独唱模式。声音没人家嘹亮,却也是咿咿呀呀的时不时来一段儿。

  给我急得,在我妈把小家伙从婴儿床上抱起来,让我挪出地方给她睡时,变得口不择言。抱走抱走,我不要了,送给你!我气冲冲地说。我妈乐了,你不要我要,以后你不要后悔!我闭上眼,假装听不见也看不见。只听见我妈跟孩子她爸说,娃儿哭肯定是因为一个人没安全感,睡妈妈身边就好了……等到她爸再把小家伙抱过来,我默默挣扎着侧起身,挪出半边床来。也是奇怪,小家伙躺我身边,果然沉沉地进入了梦乡。

  那是我第一次近距离仔细看她,白净的小脸,细长的眉眼,薄薄的嘴唇,显得那么娇小柔弱。我只觉得心底一软,开始为自己说过的话感到不安,于是乎摸到手机,为她拍下来自老母亲的第一张照片。

  住院四天,出院当天居然有了恍如隔世的错觉。这才想起发个朋友圈,装作轻描淡写的配了张医院照片。

  

  图片发自简书App

  月子里,和那些社区里三天两头生病或者整宿哭闹的小魔头相比,小家伙真的已经很乖了。可我偏生太过敏感,但凡她在婴儿床上伸下胳膊,抬下腿,我都能第一时间惊醒,担心她不小心捂到鼻子什么的;喂夜奶时,经不住睡意朦胧,好多次梦到没抱稳掉地上啦,或者是抱太紧捂住口鼻啊什么的……总之就是各种担惊受怕。

  事后想想,都怪孕后期在社区看帖子太多,经不住各种意外事故的惊吓,完全没有了之前的大大咧咧。

  或许是为了弥补孕期吃啥吐啥,从头到尾就长了十斤体重,以至于孩子生下来才五斤多的遗憾,月子里我胃口奇好,各种猪蹄汤、肚子烫、鸡汤、骨头汤敞开了吃,奶水多到孩子喝不完,但由于运动少,体重也是蹭蹭的长,导致出了月子带孩子出去玩,才发现孕前的衣裤都穿不进去了。

  那时候还没危机意识,索性休完产假直接离职,在家奶娃。当然,有了妈妈的帮忙,家里事情我基本不管,只需照顾小家伙,然后就是黑白颠倒的补瞌睡。

  带娃这一年里,她爸但凡周末休息,都会携家带口到城市周边游玩,说是怕我在家闷坏了。在娃满一周岁的前一个月,她爸还煞费苦心地带着全家人来了一趟海南自驾游。也是这次游玩,让我彻底感受到快胖成球是什么心情。

  听说上班后能瘦,小家伙满过一岁,我就给断了奶,送到我妈家。然后疯狂购物(主要是买适合上班穿的衣服裙子),打算重出江湖。

  我从来没有预想过,一个脱离社会一年多的女人,会遭遇什么样的境遇。这是我工作以来,第一次整整花了一个月时间奔波,工作还没有着落。表面日子照样过得不紧不慢,我甚至有闲暇时光可以写写画画,但却忽然有了莫名的危机感。那种深藏在潜意识里的东西,如果不在那个警钟长鸣的上午爆发出来,我真的是一丁点儿都没察觉到。焦灼不安,烦躁抓狂,心慌冒汗……我以为疏于锻炼,心脏不好了,结果跑去医院做了心电图,一切正常。这让我不得不直面自己的心理承受能力问题。

  接下来的日子,我成了孩子她爸的跟屁虫——每天跟着他去单位,他工作,我找个地方坐着画画。没有过多的交流,可以说是互不干扰,只要看到办公室里人来人往,我就觉得特别心安。

  

  图片发自简书App

  这样的日子持续了一个月不到,我就随便找了个工作上班了。而这随便的结果,就是遭遇垃圾领导和混乱的管理,结局自然是一拍两散,相当的不愉快。

  重新找工作的那段时间,我不再每天到孩子她爸单位报道,有时候也去商场的休闲区,带着笔记本电脑,点上一杯冷饮,然后装模作样的呆上一上午,中午依然和孩子她爸一起吃午饭,然后下午换个地儿坐一下午,待到下班时间,两个人特务接头一般照面,絮絮叨叨地回家去。

  心境慢慢平复,顺理成章地找到工作。两个人悠哉悠哉地过起了平时上班,周末回老家看娃的小日子。这样的情况持续了一年多,我俩突然意识到,外公外婆家附近同龄人太少,成长迅速的小家伙总一个人玩耍不是个办法。

  六月份,我们决定让她提前半岁上幼儿园。主意打定,就立刻行动起来:两个人花一整天的时间,把家附近的幼儿园跑了个遍,这才发现决定下得晚了,好多幼儿园都名额已满,另外一部分则不愿意收三周岁以下的娃,剩下的两三家表示还可以报名,但不是离家稍远,就是环境不太理想。

  其实我们的初衷很简单,并不指望娃赢在起跑线,也没要通过什么圈层结交人脉的疯狂念头,只希望娃能有自己的社交圈子。不过看过这些幼儿园之后,要求有了小幅提升:教室宽敞点儿,通风好一点,室外场地宽一点儿,老师和蔼可亲点儿……好在最后一家幼儿园看下来,事情终于尘埃落定。只是因为当天正好是幼儿园暑假前最后一天上课,只能等到八月底再报名。

  事情进行得还算顺利,本以为我爸妈那一关不好过,没想到一说我妈就同意了。敢情这软萌的小魔头已经让外公外婆都感觉快hold不住啦!

  开始我们还有点疑惑,毕竟每次回去看她都是各种天真可爱。为了顺利过渡,提前一个多月,把我妈和娃接过来,由外婆手把手指导着我俩带娃。不过一周,我就有些疲惫不堪——小家伙什么都好,就是精力特别旺盛,每天吃饭的时间拖得太长,半夜一两点还开心的跑来跑去。

  由于皮肤容易过敏,久不使用化妆品的我赶紧买了眼霜,几十年不睡午觉的习惯也说变就变……就这样,还眼巴巴地看着眼袋黑眼圈越来越明显,每天吃过晚饭就能倒床上秒睡。这让我再一次深深地体会到,带娃真真的比工作累一百倍呀!

  倒计时进行到今天,看到家长庆祝开学的内容都忍不住小小的兴奋!回想到小时候被我妈揍的情形,也开始理解她简单粗暴的管理模式——毕竟那时候可没人帮我妈带娃,她不仅要工作,还要操持家务,一把屎一把尿的带娃。至于我爸,那可是众人一致认为被我妈给惯坏了的……

  有人说,一孕傻三年。我这眼看就到三年半了,回头想想也是酸甜苦辣滋味杂陈,可最最暖心的,还是家人给的理解和温暖,真的很难想象,如若不然,会是怎样。

  

  彡彡喵

  8d0b9024 0901 4cdc 87db 6a14e22afb0f

  1.5

  字数 3165

  

  图片发自简书App

  说起为人父母,生儿育女,总有一股没来由的原始冲动——免不了野心勃勃地下决心,要做最棒的爹妈。

  当准妈妈的肚子一点点鼓起来,混杂着喜悦的,总有些生活工作的琐碎,而且一准儿会让你在某些时刻忘记自己准妈妈的身份。时间一长,怀孕也就那么回事吧!

  孩子的出生,绝对是一场考验意志的战斗。胆小若我,在跟着医生进产房的电梯里,强忍忐忑,手心里都是汗:孕期看过的各种生产事件在脑海中自主轮播,要不是那么多医生护士看着,恐怕就脚底抹油溜掉了。

  记得进产房前,我还叮嘱孩子他爸,一定要在门外等我,不要抱着孩子就跑了,把我给忘掉啦!这一点孩子他爸做得很到位,在产房外看到孩子,拍下小家伙第一张照片,就转身把她交给我妈,然后一直等到我被推出产房。

  说起来,作为高龄剖腹产的老母亲,我是些愧对“伟大的母亲”这种老套形容词的。产后第一次让我感受到恐惧的事情,是医生护士的查房——每次他们来,都要按肚子。是的,就是把手放在刀口上,向下按压,据说是有助于排出子宫里的脏东西。可那种一天三次的酸爽,真的让原本就怕痛的我害怕之极,以至于每次他们一来,原本昏昏欲睡的我都突然变得精神抖擞,全神贯注地瞄准他们的手,一发现有抬起的苗头,就赶紧拉住,尖叫着不让按肚子……

  那种时候,哪里还管什么礼仪形象。

  另外,镇痛泵长时间的插在血管里,频繁的打点滴,搞得血管扩张变形,手臂疼痛,忍受了两天,我就直接让护士给拔了——打点滴的痛和按肚子比起来,那都不是事儿!

  这种情况下,孩子再来个白天睡觉晚上哭,那可真的是让人抓狂。

  因为没有预定到单人间,我和另一个年轻妈妈住在同一个病房。她家生了个男孩,足足比我家女儿重了将近一倍(我家五斤多),可一家人都高兴不起来——据说孩子爷爷已经病入膏肓,很有可能是见不到孙子唯一的一面了。这样的情况下,孩子妈妈却由于孕期养得太胖,手术后行动愈加的困难,怎么也学不会给孩子喂奶的动作要领,一家老少医生护士齐上阵,手把手交都没能教会,饿得孩子哇哇哭。偏偏家里老人又心疼大胖孙子,不肯让孩子喝奶粉……

  我家孩子第一晚睡得很香,隔帘另一边折腾一宿,对她丝毫不构成影响,我们几个大人(还有我妈和孩子她爸)跟着瞪眼到天亮。

  到了第二晚,估计她家孩子哭累了,昏昏沉沉睡过去,而我家孩子则精神饱满,开启独唱模式。声音没人家嘹亮,却也是咿咿呀呀的时不时来一段儿。

  给我急得,在我妈把小家伙从婴儿床上抱起来,让我挪出地方给她睡时,变得口不择言。抱走抱走,我不要了,送给你!我气冲冲地说。我妈乐了,你不要我要,以后你不要后悔!我闭上眼,假装听不见也看不见。只听见我妈跟孩子她爸说,娃儿哭肯定是因为一个人没安全感,睡妈妈身边就好了……等到她爸再把小家伙抱过来,我默默挣扎着侧起身,挪出半边床来。也是奇怪,小家伙躺我身边,果然沉沉地进入了梦乡。

  那是我第一次近距离仔细看她,白净的小脸,细长的眉眼,薄薄的嘴唇,显得那么娇小柔弱。我只觉得心底一软,开始为自己说过的话感到不安,于是乎摸到手机,为她拍下来自老母亲的第一张照片。

  住院四天,出院当天居然有了恍如隔世的错觉。这才想起发个朋友圈,装作轻描淡写的配了张医院照片。

  

  图片发自简书App

  月子里,和那些社区里三天两头生病或者整宿哭闹的小魔头相比,小家伙真的已经很乖了。可我偏生太过敏感,但凡她在婴儿床上伸下胳膊,抬下腿,我都能第一时间惊醒,担心她不小心捂到鼻子什么的;喂夜奶时,经不住睡意朦胧,好多次梦到没抱稳掉地上啦,或者是抱太紧捂住口鼻啊什么的……总之就是各种担惊受怕。

  事后想想,都怪孕后期在社区看帖子太多,经不住各种意外事故的惊吓,完全没有了之前的大大咧咧。

  或许是为了弥补孕期吃啥吐啥,从头到尾就长了十斤体重,以至于孩子生下来才五斤多的遗憾,月子里我胃口奇好,各种猪蹄汤、肚子烫、鸡汤、骨头汤敞开了吃,奶水多到孩子喝不完,但由于运动少,体重也是蹭蹭的长,导致出了月子带孩子出去玩,才发现孕前的衣裤都穿不进去了。

  那时候还没危机意识,索性休完产假直接离职,在家奶娃。当然,有了妈妈的帮忙,家里事情我基本不管,只需照顾小家伙,然后就是黑白颠倒的补瞌睡。

  带娃这一年里,她爸但凡周末休息,都会携家带口到城市周边游玩,说是怕我在家闷坏了。在娃满一周岁的前一个月,她爸还煞费苦心地带着全家人来了一趟海南自驾游。也是这次游玩,让我彻底感受到快胖成球是什么心情。

  听说上班后能瘦,小家伙满过一岁,我就给断了奶,送到我妈家。然后疯狂购物(主要是买适合上班穿的衣服裙子),打算重出江湖。

  我从来没有预想过,一个脱离社会一年多的女人,会遭遇什么样的境遇。这是我工作以来,第一次整整花了一个月时间奔波,工作还没有着落。表面日子照样过得不紧不慢,我甚至有闲暇时光可以写写画画,但却忽然有了莫名的危机感。那种深藏在潜意识里的东西,如果不在那个警钟长鸣的上午爆发出来,我真的是一丁点儿都没察觉到。焦灼不安,烦躁抓狂,心慌冒汗……我以为疏于锻炼,心脏不好了,结果跑去医院做了心电图,一切正常。这让我不得不直面自己的心理承受能力问题。

  接下来的日子,我成了孩子她爸的跟屁虫——每天跟着他去单位,他工作,我找个地方坐着画画。没有过多的交流,可以说是互不干扰,只要看到办公室里人来人往,我就觉得特别心安。

  

  图片发自简书App

  这样的日子持续了一个月不到,我就随便找了个工作上班了。而这随便的结果,就是遭遇垃圾领导和混乱的管理,结局自然是一拍两散,相当的不愉快。

  重新找工作的那段时间,我不再每天到孩子她爸单位报道,有时候也去商场的休闲区,带着笔记本电脑,点上一杯冷饮,然后装模作样的呆上一上午,中午依然和孩子她爸一起吃午饭,然后下午换个地儿坐一下午,待到下班时间,两个人特务接头一般照面,絮絮叨叨地回家去。

  心境慢慢平复,顺理成章地找到工作。两个人悠哉悠哉地过起了平时上班,周末回老家看娃的小日子。这样的情况持续了一年多,我俩突然意识到,外公外婆家附近同龄人太少,成长迅速的小家伙总一个人玩耍不是个办法。

  六月份,我们决定让她提前半岁上幼儿园。主意打定,就立刻行动起来:两个人花一整天的时间,把家附近的幼儿园跑了个遍,这才发现决定下得晚了,好多幼儿园都名额已满,另外一部分则不愿意收三周岁以下的娃,剩下的两三家表示还可以报名,但不是离家稍远,就是环境不太理想。

  其实我们的初衷很简单,并不指望娃赢在起跑线,也没要通过什么圈层结交人脉的疯狂念头,只希望娃能有自己的社交圈子。不过看过这些幼儿园之后,要求有了小幅提升:教室宽敞点儿,通风好一点,室外场地宽一点儿,老师和蔼可亲点儿……好在最后一家幼儿园看下来,事情终于尘埃落定。只是因为当天正好是幼儿园暑假前最后一天上课,只能等到八月底再报名。

  事情进行得还算顺利,本以为我爸妈那一关不好过,没想到一说我妈就同意了。敢情这软萌的小魔头已经让外公外婆都感觉快hold不住啦!

  开始我们还有点疑惑,毕竟每次回去看她都是各种天真可爱。为了顺利过渡,提前一个多月,把我妈和娃接过来,由外婆手把手指导着我俩带娃。不过一周,我就有些疲惫不堪——小家伙什么都好,就是精力特别旺盛,每天吃饭的时间拖得太长,半夜一两点还开心的跑来跑去。

  由于皮肤容易过敏,久不使用化妆品的我赶紧买了眼霜,几十年不睡午觉的习惯也说变就变……就这样,还眼巴巴地看着眼袋黑眼圈越来越明显,每天吃过晚饭就能倒床上秒睡。这让我再一次深深地体会到,带娃真真的比工作累一百倍呀!

  倒计时进行到今天,看到家长庆祝开学的内容都忍不住小小的兴奋!回想到小时候被我妈揍的情形,也开始理解她简单粗暴的管理模式——毕竟那时候可没人帮我妈带娃,她不仅要工作,还要操持家务,一把屎一把尿的带娃。至于我爸,那可是众人一致认为被我妈给惯坏了的……

  有人说,一孕傻三年。我这眼看就到三年半了,回头想想也是酸甜苦辣滋味杂陈,可最最暖心的,还是家人给的理解和温暖,真的很难想象,如若不然,会是怎样。

  

  图片发自简书App

  说起为人父母,生儿育女,总有一股没来由的原始冲动——免不了野心勃勃地下决心,要做最棒的爹妈。

  当准妈妈的肚子一点点鼓起来,混杂着喜悦的,总有些生活工作的琐碎,而且一准儿会让你在某些时刻忘记自己准妈妈的身份。时间一长,怀孕也就那么回事吧!

  孩子的出生,绝对是一场考验意志的战斗。胆小若我,在跟着医生进产房的电梯里,强忍忐忑,手心里都是汗:孕期看过的各种生产事件在脑海中自主轮播,要不是那么多医生护士看着,恐怕就脚底抹油溜掉了。

  记得进产房前,我还叮嘱孩子他爸,一定要在门外等我,不要抱着孩子就跑了,把我给忘掉啦!这一点孩子他爸做得很到位,在产房外看到孩子,拍下小家伙第一张照片,就转身把她交给我妈,然后一直等到我被推出产房。

  说起来,作为高龄剖腹产的老母亲,我是些愧对“伟大的母亲”这种老套形容词的。产后第一次让我感受到恐惧的事情,是医生护士的查房——每次他们来,都要按肚子。是的,就是把手放在刀口上,向下按压,据说是有助于排出子宫里的脏东西。可那种一天三次的酸爽,真的让原本就怕痛的我害怕之极,以至于每次他们一来,原本昏昏欲睡的我都突然变得精神抖擞,全神贯注地瞄准他们的手,一发现有抬起的苗头,就赶紧拉住,尖叫着不让按肚子……

  那种时候,哪里还管什么礼仪形象。

  另外,镇痛泵长时间的插在血管里,频繁的打点滴,搞得血管扩张变形,手臂疼痛,忍受了两天,我就直接让护士给拔了——打点滴的痛和按肚子比起来,那都不是事儿!

  这种情况下,孩子再来个白天睡觉晚上哭,那可真的是让人抓狂。

  因为没有预定到单人间,我和另一个年轻妈妈住在同一个病房。她家生了个男孩,足足比我家女儿重了将近一倍(我家五斤多),可一家人都高兴不起来——据说孩子爷爷已经病入膏肓,很有可能是见不到孙子唯一的一面了。这样的情况下,孩子妈妈却由于孕期养得太胖,手术后行动愈加的困难,怎么也学不会给孩子喂奶的动作要领,一家老少医生护士齐上阵,手把手交都没能教会,饿得孩子哇哇哭。偏偏家里老人又心疼大胖孙子,不肯让孩子喝奶粉……

  我家孩子第一晚睡得很香,隔帘另一边折腾一宿,对她丝毫不构成影响,我们几个大人(还有我妈和孩子她爸)跟着瞪眼到天亮。

  到了第二晚,估计她家孩子哭累了,昏昏沉沉睡过去,而我家孩子则精神饱满,开启独唱模式。声音没人家嘹亮,却也是咿咿呀呀的时不时来一段儿。

  给我急得,在我妈把小家伙从婴儿床上抱起来,让我挪出地方给她睡时,变得口不择言。抱走抱走,我不要了,送给你!我气冲冲地说。我妈乐了,你不要我要,以后你不要后悔!我闭上眼,假装听不见也看不见。只听见我妈跟孩子她爸说,娃儿哭肯定是因为一个人没安全感,睡妈妈身边就好了……等到她爸再把小家伙抱过来,我默默挣扎着侧起身,挪出半边床来。也是奇怪,小家伙躺我身边,果然沉沉地进入了梦乡。

  那是我第一次近距离仔细看她,白净的小脸,细长的眉眼,薄薄的嘴唇,显得那么娇小柔弱。我只觉得心底一软,开始为自己说过的话感到不安,于是乎摸到手机,为她拍下来自老母亲的第一张照片。

  住院四天,出院当天居然有了恍如隔世的错觉。这才想起发个朋友圈,装作轻描淡写的配了张医院照片。

  

  图片发自简书App

  月子里,和那些社区里三天两头生病或者整宿哭闹的小魔头相比,小家伙真的已经很乖了。可我偏生太过敏感,但凡她在婴儿床上伸下胳膊,抬下腿,我都能第一时间惊醒,担心她不小心捂到鼻子什么的;喂夜奶时,经不住睡意朦胧,好多次梦到没抱稳掉地上啦,或者是抱太紧捂住口鼻啊什么的……总之就是各种担惊受怕。

  事后想想,都怪孕后期在社区看帖子太多,经不住各种意外事故的惊吓,完全没有了之前的大大咧咧。

  或许是为了弥补孕期吃啥吐啥,从头到尾就长了十斤体重,以至于孩子生下来才五斤多的遗憾,月子里我胃口奇好,各种猪蹄汤、肚子烫、鸡汤、骨头汤敞开了吃,奶水多到孩子喝不完,但由于运动少,体重也是蹭蹭的长,导致出了月子带孩子出去玩,才发现孕前的衣裤都穿不进去了。

  那时候还没危机意识,索性休完产假直接离职,在家奶娃。当然,有了妈妈的帮忙,家里事情我基本不管,只需照顾小家伙,然后就是黑白颠倒的补瞌睡。

  带娃这一年里,她爸但凡周末休息,都会携家带口到城市周边游玩,说是怕我在家闷坏了。在娃满一周岁的前一个月,她爸还煞费苦心地带着全家人来了一趟海南自驾游。也是这次游玩,让我彻底感受到快胖成球是什么心情。

  听说上班后能瘦,小家伙满过一岁,我就给断了奶,送到我妈家。然后疯狂购物(主要是买适合上班穿的衣服裙子),打算重出江湖。

  我从来没有预想过,一个脱离社会一年多的女人,会遭遇什么样的境遇。这是我工作以来,第一次整整花了一个月时间奔波,工作还没有着落。表面日子照样过得不紧不慢,我甚至有闲暇时光可以写写画画,但却忽然有了莫名的危机感。那种深藏在潜意识里的东西,如果不在那个警钟长鸣的上午爆发出来,我真的是一丁点儿都没察觉到。焦灼不安,烦躁抓狂,心慌冒汗……我以为疏于锻炼,心脏不好了,结果跑去医院做了心电图,一切正常。这让我不得不直面自己的心理承受能力问题。

  接下来的日子,我成了孩子她爸的跟屁虫——每天跟着他去单位,他工作,我找个地方坐着画画。没有过多的交流,可以说是互不干扰,只要看到办公室里人来人往,我就觉得特别心安。

  

  图片发自简书App

  这样的日子持续了一个月不到,我就随便找了个工作上班了。而这随便的结果,就是遭遇垃圾领导和混乱的管理,结局自然是一拍两散,相当的不愉快。

  重新找工作的那段时间,我不再每天到孩子她爸单位报道,有时候也去商场的休闲区,带着笔记本电脑,点上一杯冷饮,然后装模作样的呆上一上午,中午依然和孩子她爸一起吃午饭,然后下午换个地儿坐一下午,待到下班时间,两个人特务接头一般照面,絮絮叨叨地回家去。

  心境慢慢平复,顺理成章地找到工作。两个人悠哉悠哉地过起了平时上班,周末回老家看娃的小日子。这样的情况持续了一年多,我俩突然意识到,外公外婆家附近同龄人太少,成长迅速的小家伙总一个人玩耍不是个办法。

  六月份,我们决定让她提前半岁上幼儿园。主意打定,就立刻行动起来:两个人花一整天的时间,把家附近的幼儿园跑了个遍,这才发现决定下得晚了,好多幼儿园都名额已满,另外一部分则不愿意收三周岁以下的娃,剩下的两三家表示还可以报名,但不是离家稍远,就是环境不太理想。

  其实我们的初衷很简单,并不指望娃赢在起跑线,也没要通过什么圈层结交人脉的疯狂念头,只希望娃能有自己的社交圈子。不过看过这些幼儿园之后,要求有了小幅提升:教室宽敞点儿,通风好一点,室外场地宽一点儿,老师和蔼可亲点儿……好在最后一家幼儿园看下来,事情终于尘埃落定。只是因为当天正好是幼儿园暑假前最后一天上课,只能等到八月底再报名。

  事情进行得还算顺利,本以为我爸妈那一关不好过,没想到一说我妈就同意了。敢情这软萌的小魔头已经让外公外婆都感觉快hold不住啦!

  开始我们还有点疑惑,毕竟每次回去看她都是各种天真可爱。为了顺利过渡,提前一个多月,把我妈和娃接过来,由外婆手把手指导着我俩带娃。不过一周,我就有些疲惫不堪——小家伙什么都好,就是精力特别旺盛,每天吃饭的时间拖得太长,半夜一两点还开心的跑来跑去。

  由于皮肤容易过敏,久不使用化妆品的我赶紧买了眼霜,几十年不睡午觉的习惯也说变就变……就这样,还眼巴巴地看着眼袋黑眼圈越来越明显,每天吃过晚饭就能倒床上秒睡。这让我再一次深深地体会到,带娃真真的比工作累一百倍呀!

  倒计时进行到今天,看到家长庆祝开学的内容都忍不住小小的兴奋!回想到小时候被我妈揍的情形,也开始理解她简单粗暴的管理模式——毕竟那时候可没人帮我妈带娃,她不仅要工作,还要操持家务,一把屎一把尿的带娃。至于我爸,那可是众人一致认为被我妈给惯坏了的……

  有人说,一孕傻三年。我这眼看就到三年半了,回头想想也是酸甜苦辣滋味杂陈,可最最暖心的,还是家人给的理解和温暖,真的很难想象,如若不然,会是怎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