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越战争: 魂断靠松山, 一场战斗牺牲6名师团职军官

时间:2019-09-09 来源:www.0663auto.com

  原标题:中越战争: 魂断靠松山, 一场战斗牺牲6名师团职军官

  1979年对越自卫还击保卫边疆作战,我军兵分东西两线,而东线是主战场,在第一阶段东线打的是越南高平省省会高平市。高平地区岩洞成群,两山之间都溪谷,地形易守难攻。山间小路通行条件很差,不利于坦克作战,因此,在战前越军对于高平方向防御信心十足,认为只需小股部队扼守要点,便可高枕无忧了。

  我军洞悉了越军的真实想法,决定攻其敌人薄弱之外,从布局关出发,利用坦克的机动性,直插东溪断敌退路。对越自卫还击战总司令王尚荣在审阅"朔江-高平--东溪战区"战略方针时,重点赞扬了参谋部提出的大胆战略方案。称其”即保持了解放军打插穿包围的传统,又发挥出了坦克的特点,其出不意,险中取胜。“实战中,东溪穿插战也确实成为高平方向的最亮点。出其不意的突然袭击起到了意料之中的效果,当我军坦克进入东溪时,越南人还以为是自己的坦克呢,纷纷鼓掌欢迎。当看到坦克车身上的红五星时,才傻了眼。不过,为了达到这一效果,也着实付出了不小的牺牲。

  

  要想到达东溪县城,必然要经过靠松山。此山位于越南高平省东溪县城东北约3公里处,东距广西布局关约12公里。海拔701米,地形险峻,一条仅能供一辆坦克行驶的盘山小路顺着山势蜿蜒而上,七曲八折,沿途急转湾处就有七八十处之多。当地有顺口溜是这样说的:靠松山,靠松山,一条蛇道往上盘,崎岖道路弯连弯,悬崖峭壁两边悬。正因为如此,越军才料定我军的坦克部队不可能从此通过,防守此地的兵力不多,但依险而守,火力很猛。1979年2月17日凌晨,广州军第42军以126师配属陆军第43军坦克团(欠3营)为第一梯队,突破边境向东溪猛插。8时30分前卫1营率先杀到了靠松山,担任尖刀连的坦克1连冲到靠山松时,越军慌忙组织起了进攻,两侧山洞纷纷开火。1连连长王庆雪、指导员林梦珠趁敌没有完全反应过来,一路猛打猛冲,以后车掩护前车,单号车向左,双号车向右,用高射机枪和坦克炮猛烈压制越军,打掉了多个反坦克小组和越军的火力点,摧毁了越军火炮6门,冰雹反坦克火箭3具。坦克2连、3连也紧随其手,乘山上越军人混乱之机,强行通过了靠松山,向东溪急驰而去。

  

  不久,第43军坦克团2营和指挥第一梯队行动的师、团前指也进至靠松山。但此时越军已经重新组织起了防御。他们采取掐头、去尾、打中间的策略。集中火力攻击我军前面的坦克,前面的坦克被击中阻住了道路,再围攻后面和中间的坦克,这策略使我军坦克队伍陷入了被动,先后有7辆坦克和装甲车被击毁击伤。搭乘坦克的步兵伤亡也很大。第43军坦克团政治处主任陈佃合乘坐的装甲车被击中,他跳下车步行,被越军机枪子弹击中当场牺牲。126师副政委林凤云胸部中弹,壮烈牺牲。第43军坦克团团长王修伦的指挥坦克被击中后,他跳下车钻入另一辆坦克,抱着脑袋发抖,一言不发,脱离指位置长达20个小时。关键时刻坦克团政委吴步坤接替了全团指挥工作,向敌人发起了反击。之后副团长孙辉、126师副师长孙佳权也带伤与政委吴步坤共同实施指挥。他们用坦克车撞开前方被击毁的坦克,边打边冲,前卦后继,冲过了越军的火力封锁。

  

  虽然,他们冲过了靠山松,但是由于时间紧迫,并没有肃清山上的敌人。步兵376团2营在发生了巨大伤亡的情况下,与敌人展开了激战,一个小时之后才勉强近期制了盘山公路两侧部分要点,掩护后续部队通过。陆续跟进的步兵376团3营,42军124师配属军坦克团通过时,也遭到了敌军的袭击。靠松山战斗中,126师副政委林凤山、43军坦克团政治处主任陈佃合、124师372团副团长麦达林3名师团级军官当场牺牲,43军坦克团政委吴步坤、副团长孙辉和124师372团副团长向学华3名师团级干部负伤。伤亡师团级干部共6名,这是整个对越作战期间唯一的一次。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来源:兵哥解说

  原标题:中越战争: 魂断靠松山, 一场战斗牺牲6名师团职军官

  1979年对越自卫还击保卫边疆作战,我军兵分东西两线,而东线是主战场,在第一阶段东线打的是越南高平省省会高平市。高平地区岩洞成群,两山之间都溪谷,地形易守难攻。山间小路通行条件很差,不利于坦克作战,因此,在战前越军对于高平方向防御信心十足,认为只需小股部队扼守要点,便可高枕无忧了。

  我军洞悉了越军的真实想法,决定攻其敌人薄弱之外,从布局关出发,利用坦克的机动性,直插东溪断敌退路。对越自卫还击战总司令王尚荣在审阅"朔江-高平--东溪战区"战略方针时,重点赞扬了参谋部提出的大胆战略方案。称其”即保持了解放军打插穿包围的传统,又发挥出了坦克的特点,其出不意,险中取胜。“实战中,东溪穿插战也确实成为高平方向的最亮点。出其不意的突然袭击起到了意料之中的效果,当我军坦克进入东溪时,越南人还以为是自己的坦克呢,纷纷鼓掌欢迎。当看到坦克车身上的红五星时,才傻了眼。不过,为了达到这一效果,也着实付出了不小的牺牲。

  

  要想到达东溪县城,必然要经过靠松山。此山位于越南高平省东溪县城东北约3公里处,东距广西布局关约12公里。海拔701米,地形险峻,一条仅能供一辆坦克行驶的盘山小路顺着山势蜿蜒而上,七曲八折,沿途急转湾处就有七八十处之多。当地有顺口溜是这样说的:靠松山,靠松山,一条蛇道往上盘,崎岖道路弯连弯,悬崖峭壁两边悬。正因为如此,越军才料定我军的坦克部队不可能从此通过,防守此地的兵力不多,但依险而守,火力很猛。1979年2月17日凌晨,广州军第42军以126师配属陆军第43军坦克团(欠3营)为第一梯队,突破边境向东溪猛插。8时30分前卫1营率先杀到了靠松山,担任尖刀连的坦克1连冲到靠山松时,越军慌忙组织起了进攻,两侧山洞纷纷开火。1连连长王庆雪、指导员林梦珠趁敌没有完全反应过来,一路猛打猛冲,以后车掩护前车,单号车向左,双号车向右,用高射机枪和坦克炮猛烈压制越军,打掉了多个反坦克小组和越军的火力点,摧毁了越军火炮6门,冰雹反坦克火箭3具。坦克2连、3连也紧随其手,乘山上越军人混乱之机,强行通过了靠松山,向东溪急驰而去。

  

  不久,第43军坦克团2营和指挥第一梯队行动的师、团前指也进至靠松山。但此时越军已经重新组织起了防御。他们采取掐头、去尾、打中间的策略。集中火力攻击我军前面的坦克,前面的坦克被击中阻住了道路,再围攻后面和中间的坦克,这策略使我军坦克队伍陷入了被动,先后有7辆坦克和装甲车被击毁击伤。搭乘坦克的步兵伤亡也很大。第43军坦克团政治处主任陈佃合乘坐的装甲车被击中,他跳下车步行,被越军机枪子弹击中当场牺牲。126师副政委林凤云胸部中弹,壮烈牺牲。第43军坦克团团长王修伦的指挥坦克被击中后,他跳下车钻入另一辆坦克,抱着脑袋发抖,一言不发,脱离指位置长达20个小时。关键时刻坦克团政委吴步坤接替了全团指挥工作,向敌人发起了反击。之后副团长孙辉、126师副师长孙佳权也带伤与政委吴步坤共同实施指挥。他们用坦克车撞开前方被击毁的坦克,边打边冲,前卦后继,冲过了越军的火力封锁。

  

  虽然,他们冲过了靠山松,但是由于时间紧迫,并没有肃清山上的敌人。步兵376团2营在发生了巨大伤亡的情况下,与敌人展开了激战,一个小时之后才勉强近期制了盘山公路两侧部分要点,掩护后续部队通过。陆续跟进的步兵376团3营,42军124师配属军坦克团通过时,也遭到了敌军的袭击。靠松山战斗中,126师副政委林凤山、43军坦克团政治处主任陈佃合、124师372团副团长麦达林3名师团级军官当场牺牲,43军坦克团政委吴步坤、副团长孙辉和124师372团副团长向学华3名师团级干部负伤。伤亡师团级干部共6名,这是整个对越作战期间唯一的一次。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松山

  东溪

  吴步坤

  越军

  高平

  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