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美援朝中这惊心动魄的一幕,让两位身经百战的飞行员终生难忘!

时间:2019-09-05 来源:www.0663auto.com

  2019 琴剑说史

  在抗美援朝期间,海军航空兵第六师驻扎在吉林敦化机场,此地离国境线不远。

  1952年秋季的一天,第六师飞行员沈龙兴与吴志刚,各自驾驶一架飞机,进行单飞双机编队科目训练,当时的装备是苏式螺旋浆拉—9飞机,设备陈旧。

  沈龙兴和吴志刚在预定区域按原定计划做各种动作,还没有到规定的返航时间,突接接到指挥员命令:机场上空天气突变,来势迅猛,要他们立即返航。

  

  沈龙兴和吴志刚当即驾机往回飞,但这时候情况已经不妙了。密密的云层使他们视线受阻,根本看不到机场了。

  由于云层越来越低,沈、吴二人驾驶着飞机也越飞越低,飞行高度只有500米左右,可以看到下面小山头上的各种目标,但却看不远。有的地方似乎在下雨,能见度就更差了。

  由于高度太低,短波无线电性能大打折扣,飞机与地面的通讯联系随之中断。

  

  在这一危急情况下,沈龙兴和吴志刚只能在空中互相鼓励,同时按复航规则,做不规则的圆周盘旋,寻找机场。

  在这个过程中,沈龙兴和吴志刚的心情都非常紧张,囚为当时他们的飞行时间还不长,各方面的经验不足。

  更糟糕的是,这里离国境线也太近,万一进入中朝边境,就很可能给敌人以可乘之机!而当时沈龙兴、吴志刚二人连射击科目还没有学习过,如果遇上敌机,岂不是只有挨打的份?

  

  时间在一分一秒地过去,飞机上的油料也在不断地消耗。天气又越来越坏。展眼四望,下面是连绵起伏的小山头,根本没有平地,如果找不到机场,要迫降都很困难。沈龙兴和吴志刚驾驶着两架飞机,就像两只空中的孤雁,不知最后的结果是什么?

  总算命不该绝,沈龙兴突然从机翼下发现了一个很眼熟的建筑物,一下子就认出了那是火车站的一座塔。啊!原来下面就是敦化县的火车站。

  

  沈龙兴立即告知吴志刚,各自恢复了具体方位,用航向30度复航(机场在敦化县城东北30公里外)。此时,与地面的无线电联系也恢复了。

  当他们依次回到机场着陆时,跑道上已积了一层水。沈龙兴、吴志刚从座舱出来的瞬间,即成了“落汤鸡”。外面大雨如注,他们受惊的心仍然很不平静。

  

  地面指挥员与我们失去联络时,以为沈、吴二人已发生事故,都很担心,看到他们脱险归来,都为他们庆幸。

  这次飞行时间超过2小时30分钟,是沈龙兴和吴志刚两人在飞行员生涯中单架次时间最长的一次。

  后来,这两位飞行员身经百战,屡立战功。沈龙兴担任海军航空兵第六师司令员部副参谋长,吴志刚则担任空军司令部作战部长,那当年惊心动魄的一幕,让他们数十年后仍记忆犹新、历历在目,可说是终生难忘。

  在抗美援朝期间,海军航空兵第六师驻扎在吉林敦化机场,此地离国境线不远。

  1952年秋季的一天,第六师飞行员沈龙兴与吴志刚,各自驾驶一架飞机,进行单飞双机编队科目训练,当时的装备是苏式螺旋浆拉—9飞机,设备陈旧。

  沈龙兴和吴志刚在预定区域按原定计划做各种动作,还没有到规定的返航时间,突接接到指挥员命令:机场上空天气突变,来势迅猛,要他们立即返航。

  

  沈龙兴和吴志刚当即驾机往回飞,但这时候情况已经不妙了。密密的云层使他们视线受阻,根本看不到机场了。

  由于云层越来越低,沈、吴二人驾驶着飞机也越飞越低,飞行高度只有500米左右,可以看到下面小山头上的各种目标,但却看不远。有的地方似乎在下雨,能见度就更差了。

  由于高度太低,短波无线电性能大打折扣,飞机与地面的通讯联系随之中断。

  

  在这一危急情况下,沈龙兴和吴志刚只能在空中互相鼓励,同时按复航规则,做不规则的圆周盘旋,寻找机场。

  在这个过程中,沈龙兴和吴志刚的心情都非常紧张,囚为当时他们的飞行时间还不长,各方面的经验不足。

  更糟糕的是,这里离国境线也太近,万一进入中朝边境,就很可能给敌人以可乘之机!而当时沈龙兴、吴志刚二人连射击科目还没有学习过,如果遇上敌机,岂不是只有挨打的份?

  

  时间在一分一秒地过去,飞机上的油料也在不断地消耗。天气又越来越坏。展眼四望,下面是连绵起伏的小山头,根本没有平地,如果找不到机场,要迫降都很困难。沈龙兴和吴志刚驾驶着两架飞机,就像两只空中的孤雁,不知最后的结果是什么?

  总算命不该绝,沈龙兴突然从机翼下发现了一个很眼熟的建筑物,一下子就认出了那是火车站的一座塔。啊!原来下面就是敦化县的火车站。

  

  沈龙兴立即告知吴志刚,各自恢复了具体方位,用航向30度复航(机场在敦化县城东北30公里外)。此时,与地面的无线电联系也恢复了。

  当他们依次回到机场着陆时,跑道上已积了一层水。沈龙兴、吴志刚从座舱出来的瞬间,即成了“落汤鸡”。外面大雨如注,他们受惊的心仍然很不平静。

  

  地面指挥员与我们失去联络时,以为沈、吴二人已发生事故,都很担心,看到他们脱险归来,都为他们庆幸。

  这次飞行时间超过2小时30分钟,是沈龙兴和吴志刚两人在飞行员生涯中单架次时间最长的一次。

  后来,这两位飞行员身经百战,屡立战功。沈龙兴担任海军航空兵第六师司令员部副参谋长,吴志刚则担任空军司令部作战部长,那当年惊心动魄的一幕,让他们数十年后仍记忆犹新、历历在目,可说是终生难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