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瑟思华年(连载12)

时间:2019-07-31 来源:www.0663auto.com

?

  “杨华年,门口有人找你!很正哦。”

  杨华年正在做练习题,看着门口的女孩儿犹豫了一下,还是出去了。

  “你,怎么来了?”

  唐锦瑟将便当盒子塞到他的怀里,一脸娇羞的看着他,杨华年脑子翁的一下,她这是?害羞了吗?

  他有些不适应唐锦瑟的变化,有些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发,“那,陪我出去走走吧。”

  “嗯!”唐锦瑟捂着脸,和杨华年走在一起,她感觉到整个校园的人都在看着他们,虽说两个人从小便认识,可如今关系变了,就连感觉也变得不一样了。

  两个人找了树林的长椅坐了下来,“这个是你做的吗?”

  杨华年看着频频点头的女孩正一脸娇羞的不知道将视线放到哪,心情大好,一口将寿司放进了嘴里,眼前一亮,“好吃,真是你做的啊,你快尝一个!”

  “哎呀,不要了,都是给你的,你要是喜欢,我经常给你做,好不好?”唐锦瑟满眼的期待看着他,嘴角的笑容不自觉上扬。

  “就快高考了,我们,我希望你把心思放在高考上。”

  唐锦瑟听他这么一说,立马就变了脸,眼看就要哭了出来。

  杨华年慌了手脚,像小时候一样板着脸,“好了,咱们都认识这么久了,也不差这几天。”

  声音由哭转笑,唐锦瑟得意的看着他,“哈哈哈,你真是太可爱了,笑死我了。”

  杨华年看着渐渐她失了神,“唐锦瑟!”

  “我在,我在,”她收敛了笑声,“哎呀,你再吃一个寿司嘛,我做了很长时间的!”

  他看着已经举到嘴边的寿司,眼神环顾了下四周,一脸严肃的咬了下去。

  满意的点头,“确实好吃!”

  “我得赶紧回去了,我们班老头天天中午坐班看着我们学习,要是让他逮到我就死定了。”唐锦瑟拍了拍屁股上的土,“我会好好学习的,人家还要和你去一个城市呢。”

  杨华年抱着那份寿司,动容的看着她的背影,“回去吧。”

  说过的要和我去同一个城市,原来只有我一个人当了真。

  高考前‖寒假

  “唐锦瑟!”

  “年年?你不是已经回去了吗?”杨华年接过她手里的那摞书,明天就是期末考,所以今天大家就开始将书全部都抱了回去,一学期的书,唐锦瑟能扔的都扔了,可还是吃力。

  “我,回到家想起来,忘了东西,在学校,又回来取。”

  唐锦瑟还不知道他是什么意思么,却是满脸疑惑的问他,“什么东西啊?”

  杨华年警惕的皱眉,俯视着她的头顶,“书啊,难不成是你吗?”

  what?唐锦瑟惊讶的看着他,他知不知道自己再说什么。

  “你说这几年你怎么就不长个了,我记得你以前比我还要高。”唐锦瑟看着他满脸可惜的表情气的想吐血。

  “大哥,我175!你知不知道什么概念!很高了好吗!”

  “是吗!”杨华年惬意的将手臂搭在她的肩膀上,又顺了顺她的头发。

  “讨厌!”

  他心情大好,“你寒假干嘛?”

  “我想去补习班,你陪我一起,好不好?”

  “考虑考虑吧!”

  唐锦瑟往他的身上蹭。

  “注意影响!”

  注意什么呀,唐锦瑟感到好笑,趴在他的胸口看着他完成一手举着一摞书,一手环抱着自己的高难度动作。

  杨华年自然没有去补课,他觉得那就是再浪费时间,可是拗不过唐锦瑟的软磨硬泡,无奈唐锦瑟学的是文科,而自己要不是偏科,又怎么会去学理呢,不过可以帮她补习数学;唐锦瑟去补课,他就在旁边的自习室上自习,两个人天天泡在一起,‘讨论学习!’

  杨华年骑着单车,每天都会将她送回家,可无论唐锦瑟怎么说,他都没有去过她家里,那天他接到唐锦瑟的电话,已经是晚上九点多了。

  那是他与唐锦瑟确定关系后,第一次去她的房间,和小时候的记忆一般无二。

  杨华年接到她的电话就匆匆赶了过来,可是到了她家的门口却是不敢踏进去,唐锦瑟电话恰好就打了过来,“你到哪里了?”

  “我,我在你家楼下。”少年犹犹豫豫的不像自己。

  “那你怎么还不上来呀,”像是看出了他的为难,“放心吧,我家现在只有我自己一个人,密码是326855。”

  “唐锦瑟!你是不是烧糊涂了,别胡说!”少年耳朵一热。

  杨华年看到她时候,她正嘴唇发白的躺在床上,他的心一紧,刚刚听着她和自己开玩笑,没想到会这么严重,“锦瑟,白天不还是好好的嘛?怎么了这是?”

  还有人关心,真好。

  “我也不知道,就是很难受。”

  她声音已经变了,杨华年甚至是有些生气。

  “体温计,有吗?”

  唐锦瑟怯怯的看着他,“我也不知道,放到哪里了,我都病了,你就别这么凶了嘛。”

  杨华年叹了口气,“不然现在带你去医院?”

  “不要!”

  他看着钻进被子里的女孩儿,半晌露出一双滴溜溜的眼睛看着他,“吃药就行了,真的。”

  “那我出去一趟,你在这等我!”

  “快点回来,我害怕。”其实唐锦瑟一整个寒假都是自己一个人住在房间里的,唐启年偶尔才回来一次,每次都是匆匆的离开,家里还有一个阿姨,只是她的儿子今年也要高考,唐锦瑟就让她回去照顾自己的儿子了,等孩子开学了再回来。

  平日里从来都没有害怕过,只是他来了,若是有一个人真的关心我,恰巧我刚好喜欢他,在他面前的话,又何必坚强。

  杨华年一路都在思量着她的那句我害怕,脚上的速度也不自觉地加快了,等到他赶回去的时候,唐锦瑟已经睡着了。

  他站在床边深喘着气,看着熟睡的女人,若是可以保护她,这一辈子,便也是好的。

  杨华年温柔的轻唤着她名字,“锦瑟,起来先量下体温。”

  唐锦瑟迷迷瞪瞪的接了过来,意识薄弱,嘴角却还噙着笑,接下来的喝水吃药,她都不知道是怎么做到的,便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

  杨华年坐在他的床边看了有一阵,隐约间听到楼下的动静,便下楼去寻。

  “唐叔叔!”

  唐启年震惊的唤了一声,华年?

  可是现在的杨华年却半点都感觉不到刚刚来时的紧张,“你别误会,锦瑟,她发了高烧,才给我打了电话。”

  唐启年打量着他,点了点头,“怎么样了?”

  “刚吃了药,已经睡下了!明天早上要是还不退烧的话就去医院,我就,先回去了。”

  “等等,太晚了,送你回去吧。”

  “不必了,照顾好锦瑟。”

  唐启年看着少年离开的背影,他发现自己真的老了,不是身体,而是心老了。

  唐锦瑟睡到第二天中午才醒,她看着床头的药还有水,轻轻的摘下那张便签。

  醒了记得把药吃了,要是还不退烧就去医院,给我打电话——杨华年

  唐锦瑟将自己蒙在被子里,傻笑着来回打滚。

  她蹦蹦跳跳的想下楼去洗个澡,忽然顿住了脚步,“爸?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哦,昨天晚上。”

  “那……”那两个人岂不是撞见了。

  “怎么样,退烧了吗?”

  “哦,哦,已经好了。”唐锦瑟自小和他相处的时间数都数的过来,在这个世上最亲的人却又是最不亲的,她有些坐立不安,“你今天不去工作吗?”

  “哦,一会就走,你,照顾好自己。”

  “你倒是鲜少对我说这样的话,”唐锦瑟摇了摇头,眉眼满是倦意,笑着说,“没事,我会的。”

  唐启年走后房间里就只剩她一个人了,唐锦瑟有些无聊,她走到了韩湘的书房,对着那些书籍回味起来。

  那个黑色的本子就放在伸手便能拿到的地方,毫不费力的就能碰到,唐锦瑟似乎丝毫没有注意到它,自顾自的看着手里的书,不知过了多久,她揉了揉发酸的眼睛,“不知道,他现在,在干什么?”

  唐锦瑟思量着,手不自觉的在书上画圈,眼中全是笑意,她顺手拿起来桌上那个黑色的本子,随手翻看了起来,她惊讶的看着里面的内容,这是,妈妈的日记本?

  锦瑟思华年

  96

  八月初九1998

  5203a3bf 1c0f 41db a6f0 31ddb4a929cb

  0.3

  2019.07.27 13:22

  字数 2757

  “杨华年,门口有人找你!很正哦。”

  杨华年正在做练习题,看着门口的女孩儿犹豫了一下,还是出去了。

  “你,怎么来了?”

  唐锦瑟将便当盒子塞到他的怀里,一脸娇羞的看着他,杨华年脑子翁的一下,她这是?害羞了吗?

  他有些不适应唐锦瑟的变化,有些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发,“那,陪我出去走走吧。”

  “嗯!”唐锦瑟捂着脸,和杨华年走在一起,她感觉到整个校园的人都在看着他们,虽说两个人从小便认识,可如今关系变了,就连感觉也变得不一样了。

  两个人找了树林的长椅坐了下来,“这个是你做的吗?”

  杨华年看着频频点头的女孩正一脸娇羞的不知道将视线放到哪,心情大好,一口将寿司放进了嘴里,眼前一亮,“好吃,真是你做的啊,你快尝一个!”

  “哎呀,不要了,都是给你的,你要是喜欢,我经常给你做,好不好?”唐锦瑟满眼的期待看着他,嘴角的笑容不自觉上扬。

  “就快高考了,我们,我希望你把心思放在高考上。”

  唐锦瑟听他这么一说,立马就变了脸,眼看就要哭了出来。

  杨华年慌了手脚,像小时候一样板着脸,“好了,咱们都认识这么久了,也不差这几天。”

  声音由哭转笑,唐锦瑟得意的看着他,“哈哈哈,你真是太可爱了,笑死我了。”

  杨华年看着渐渐她失了神,“唐锦瑟!”

  “我在,我在,”她收敛了笑声,“哎呀,你再吃一个寿司嘛,我做了很长时间的!”

  他看着已经举到嘴边的寿司,眼神环顾了下四周,一脸严肃的咬了下去。

  满意的点头,“确实好吃!”

  “我得赶紧回去了,我们班老头天天中午坐班看着我们学习,要是让他逮到我就死定了。”唐锦瑟拍了拍屁股上的土,“我会好好学习的,人家还要和你去一个城市呢。”

  杨华年抱着那份寿司,动容的看着她的背影,“回去吧。”

  说过的要和我去同一个城市,原来只有我一个人当了真。

  高考前‖寒假

  “唐锦瑟!”

  “年年?你不是已经回去了吗?”杨华年接过她手里的那摞书,明天就是期末考,所以今天大家就开始将书全部都抱了回去,一学期的书,唐锦瑟能扔的都扔了,可还是吃力。

  “我,回到家想起来,忘了东西,在学校,又回来取。”

  唐锦瑟还不知道他是什么意思么,却是满脸疑惑的问他,“什么东西啊?”

  杨华年警惕的皱眉,俯视着她的头顶,“书啊,难不成是你吗?”

  what?唐锦瑟惊讶的看着他,他知不知道自己再说什么。

  “你说这几年你怎么就不长个了,我记得你以前比我还要高。”唐锦瑟看着他满脸可惜的表情气的想吐血。

  “大哥,我175!你知不知道什么概念!很高了好吗!”

  “是吗!”杨华年惬意的将手臂搭在她的肩膀上,又顺了顺她的头发。

  “讨厌!”

  他心情大好,“你寒假干嘛?”

  “我想去补习班,你陪我一起,好不好?”

  “考虑考虑吧!”

  唐锦瑟往他的身上蹭。

  “注意影响!”

  注意什么呀,唐锦瑟感到好笑,趴在他的胸口看着他完成一手举着一摞书,一手环抱着自己的高难度动作。

  杨华年自然没有去补课,他觉得那就是再浪费时间,可是拗不过唐锦瑟的软磨硬泡,无奈唐锦瑟学的是文科,而自己要不是偏科,又怎么会去学理呢,不过可以帮她补习数学;唐锦瑟去补课,他就在旁边的自习室上自习,两个人天天泡在一起,‘讨论学习!’

  杨华年骑着单车,每天都会将她送回家,可无论唐锦瑟怎么说,他都没有去过她家里,那天他接到唐锦瑟的电话,已经是晚上九点多了。

  那是他与唐锦瑟确定关系后,第一次去她的房间,和小时候的记忆一般无二。

  杨华年接到她的电话就匆匆赶了过来,可是到了她家的门口却是不敢踏进去,唐锦瑟电话恰好就打了过来,“你到哪里了?”

  “我,我在你家楼下。”少年犹犹豫豫的不像自己。

  “那你怎么还不上来呀,”像是看出了他的为难,“放心吧,我家现在只有我自己一个人,密码是326855。”

  “唐锦瑟!你是不是烧糊涂了,别胡说!”少年耳朵一热。

  杨华年看到她时候,她正嘴唇发白的躺在床上,他的心一紧,刚刚听着她和自己开玩笑,没想到会这么严重,“锦瑟,白天不还是好好的嘛?怎么了这是?”

  还有人关心,真好。

  “我也不知道,就是很难受。”

  她声音已经变了,杨华年甚至是有些生气。

  “体温计,有吗?”

  唐锦瑟怯怯的看着他,“我也不知道,放到哪里了,我都病了,你就别这么凶了嘛。”

  杨华年叹了口气,“不然现在带你去医院?”

  “不要!”

  他看着钻进被子里的女孩儿,半晌露出一双滴溜溜的眼睛看着他,“吃药就行了,真的。”

  “那我出去一趟,你在这等我!”

  “快点回来,我害怕。”其实唐锦瑟一整个寒假都是自己一个人住在房间里的,唐启年偶尔才回来一次,每次都是匆匆的离开,家里还有一个阿姨,只是她的儿子今年也要高考,唐锦瑟就让她回去照顾自己的儿子了,等孩子开学了再回来。

  平日里从来都没有害怕过,只是他来了,若是有一个人真的关心我,恰巧我刚好喜欢他,在他面前的话,又何必坚强。

  杨华年一路都在思量着她的那句我害怕,脚上的速度也不自觉地加快了,等到他赶回去的时候,唐锦瑟已经睡着了。

  他站在床边深喘着气,看着熟睡的女人,若是可以保护她,这一辈子,便也是好的。

  杨华年温柔的轻唤着她名字,“锦瑟,起来先量下体温。”

  唐锦瑟迷迷瞪瞪的接了过来,意识薄弱,嘴角却还噙着笑,接下来的喝水吃药,她都不知道是怎么做到的,便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

  杨华年坐在他的床边看了有一阵,隐约间听到楼下的动静,便下楼去寻。

  “唐叔叔!”

  唐启年震惊的唤了一声,华年?

  可是现在的杨华年却半点都感觉不到刚刚来时的紧张,“你别误会,锦瑟,她发了高烧,才给我打了电话。”

  唐启年打量着他,点了点头,“怎么样了?”

  “刚吃了药,已经睡下了!明天早上要是还不退烧的话就去医院,我就,先回去了。”

  “等等,太晚了,送你回去吧。”

  “不必了,照顾好锦瑟。”

  唐启年看着少年离开的背影,他发现自己真的老了,不是身体,而是心老了。

  唐锦瑟睡到第二天中午才醒,她看着床头的药还有水,轻轻的摘下那张便签。

  醒了记得把药吃了,要是还不退烧就去医院,给我打电话——杨华年

  唐锦瑟将自己蒙在被子里,傻笑着来回打滚。

  她蹦蹦跳跳的想下楼去洗个澡,忽然顿住了脚步,“爸?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哦,昨天晚上。”

  “那……”那两个人岂不是撞见了。

  “怎么样,退烧了吗?”

  “哦,哦,已经好了。”唐锦瑟自小和他相处的时间数都数的过来,在这个世上最亲的人却又是最不亲的,她有些坐立不安,“你今天不去工作吗?”

  “哦,一会就走,你,照顾好自己。”

  “你倒是鲜少对我说这样的话,”唐锦瑟摇了摇头,眉眼满是倦意,笑着说,“没事,我会的。”

  唐启年走后房间里就只剩她一个人了,唐锦瑟有些无聊,她走到了韩湘的书房,对着那些书籍回味起来。

  那个黑色的本子就放在伸手便能拿到的地方,毫不费力的就能碰到,唐锦瑟似乎丝毫没有注意到它,自顾自的看着手里的书,不知过了多久,她揉了揉发酸的眼睛,“不知道,他现在,在干什么?”

  唐锦瑟思量着,手不自觉的在书上画圈,眼中全是笑意,她顺手拿起来桌上那个黑色的本子,随手翻看了起来,她惊讶的看着里面的内容,这是,妈妈的日记本?

  锦瑟思华年

  “杨华年,门口有人找你!很正哦。”

  杨华年正在做练习题,看着门口的女孩儿犹豫了一下,还是出去了。

  “你,怎么来了?”

  唐锦瑟将便当盒子塞到他的怀里,一脸娇羞的看着他,杨华年脑子翁的一下,她这是?害羞了吗?

  他有些不适应唐锦瑟的变化,有些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发,“那,陪我出去走走吧。”

  “嗯!”唐锦瑟捂着脸,和杨华年走在一起,她感觉到整个校园的人都在看着他们,虽说两个人从小便认识,可如今关系变了,就连感觉也变得不一样了。

  两个人找了树林的长椅坐了下来,“这个是你做的吗?”

  杨华年看着频频点头的女孩正一脸娇羞的不知道将视线放到哪,心情大好,一口将寿司放进了嘴里,眼前一亮,“好吃,真是你做的啊,你快尝一个!”

  “哎呀,不要了,都是给你的,你要是喜欢,我经常给你做,好不好?”唐锦瑟满眼的期待看着他,嘴角的笑容不自觉上扬。

  “就快高考了,我们,我希望你把心思放在高考上。”

  唐锦瑟听他这么一说,立马就变了脸,眼看就要哭了出来。

  杨华年慌了手脚,像小时候一样板着脸,“好了,咱们都认识这么久了,也不差这几天。”

  声音由哭转笑,唐锦瑟得意的看着他,“哈哈哈,你真是太可爱了,笑死我了。”

  杨华年看着渐渐她失了神,“唐锦瑟!”

  “我在,我在,”她收敛了笑声,“哎呀,你再吃一个寿司嘛,我做了很长时间的!”

  他看着已经举到嘴边的寿司,眼神环顾了下四周,一脸严肃的咬了下去。

  满意的点头,“确实好吃!”

  “我得赶紧回去了,我们班老头天天中午坐班看着我们学习,要是让他逮到我就死定了。”唐锦瑟拍了拍屁股上的土,“我会好好学习的,人家还要和你去一个城市呢。”

  杨华年抱着那份寿司,动容的看着她的背影,“回去吧。”

  说过的要和我去同一个城市,原来只有我一个人当了真。

  高考前‖寒假

  “唐锦瑟!”

  “年年?你不是已经回去了吗?”杨华年接过她手里的那摞书,明天就是期末考,所以今天大家就开始将书全部都抱了回去,一学期的书,唐锦瑟能扔的都扔了,可还是吃力。

  “我,回到家想起来,忘了东西,在学校,又回来取。”

  唐锦瑟还不知道他是什么意思么,却是满脸疑惑的问他,“什么东西啊?”

  杨华年警惕的皱眉,俯视着她的头顶,“书啊,难不成是你吗?”

  what?唐锦瑟惊讶的看着他,他知不知道自己再说什么。

  “你说这几年你怎么就不长个了,我记得你以前比我还要高。”唐锦瑟看着他满脸可惜的表情气的想吐血。

  “大哥,我175!你知不知道什么概念!很高了好吗!”

  “是吗!”杨华年惬意的将手臂搭在她的肩膀上,又顺了顺她的头发。

  “讨厌!”

  他心情大好,“你寒假干嘛?”

  “我想去补习班,你陪我一起,好不好?”

  “考虑考虑吧!”

  唐锦瑟往他的身上蹭。

  “注意影响!”

  注意什么呀,唐锦瑟感到好笑,趴在他的胸口看着他完成一手举着一摞书,一手环抱着自己的高难度动作。

  杨华年自然没有去补课,他觉得那就是再浪费时间,可是拗不过唐锦瑟的软磨硬泡,无奈唐锦瑟学的是文科,而自己要不是偏科,又怎么会去学理呢,不过可以帮她补习数学;唐锦瑟去补课,他就在旁边的自习室上自习,两个人天天泡在一起,‘讨论学习!’

  杨华年骑着单车,每天都会将她送回家,可无论唐锦瑟怎么说,他都没有去过她家里,那天他接到唐锦瑟的电话,已经是晚上九点多了。

  那是他与唐锦瑟确定关系后,第一次去她的房间,和小时候的记忆一般无二。

  杨华年接到她的电话就匆匆赶了过来,可是到了她家的门口却是不敢踏进去,唐锦瑟电话恰好就打了过来,“你到哪里了?”

  “我,我在你家楼下。”少年犹犹豫豫的不像自己。

  “那你怎么还不上来呀,”像是看出了他的为难,“放心吧,我家现在只有我自己一个人,密码是326855。”

  “唐锦瑟!你是不是烧糊涂了,别胡说!”少年耳朵一热。

  杨华年看到她时候,她正嘴唇发白的躺在床上,他的心一紧,刚刚听着她和自己开玩笑,没想到会这么严重,“锦瑟,白天不还是好好的嘛?怎么了这是?”

  还有人关心,真好。

  “我也不知道,就是很难受。”

  她声音已经变了,杨华年甚至是有些生气。

  “体温计,有吗?”

  唐锦瑟怯怯的看着他,“我也不知道,放到哪里了,我都病了,你就别这么凶了嘛。”

  杨华年叹了口气,“不然现在带你去医院?”

  “不要!”

  他看着钻进被子里的女孩儿,半晌露出一双滴溜溜的眼睛看着他,“吃药就行了,真的。”

  “那我出去一趟,你在这等我!”

  “快点回来,我害怕。”其实唐锦瑟一整个寒假都是自己一个人住在房间里的,唐启年偶尔才回来一次,每次都是匆匆的离开,家里还有一个阿姨,只是她的儿子今年也要高考,唐锦瑟就让她回去照顾自己的儿子了,等孩子开学了再回来。

  平日里从来都没有害怕过,只是他来了,若是有一个人真的关心我,恰巧我刚好喜欢他,在他面前的话,又何必坚强。

  杨华年一路都在思量着她的那句我害怕,脚上的速度也不自觉地加快了,等到他赶回去的时候,唐锦瑟已经睡着了。

  他站在床边深喘着气,看着熟睡的女人,若是可以保护她,这一辈子,便也是好的。

  杨华年温柔的轻唤着她名字,“锦瑟,起来先量下体温。”

  唐锦瑟迷迷瞪瞪的接了过来,意识薄弱,嘴角却还噙着笑,接下来的喝水吃药,她都不知道是怎么做到的,便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

  杨华年坐在他的床边看了有一阵,隐约间听到楼下的动静,便下楼去寻。

  “唐叔叔!”

  唐启年震惊的唤了一声,华年?

  可是现在的杨华年却半点都感觉不到刚刚来时的紧张,“你别误会,锦瑟,她发了高烧,才给我打了电话。”

  唐启年打量着他,点了点头,“怎么样了?”

  “刚吃了药,已经睡下了!明天早上要是还不退烧的话就去医院,我就,先回去了。”

  “等等,太晚了,送你回去吧。”

  “不必了,照顾好锦瑟。”

  唐启年看着少年离开的背影,他发现自己真的老了,不是身体,而是心老了。

  唐锦瑟睡到第二天中午才醒,她看着床头的药还有水,轻轻的摘下那张便签。

  醒了记得把药吃了,要是还不退烧就去医院,给我打电话——杨华年

  唐锦瑟将自己蒙在被子里,傻笑着来回打滚。

  她蹦蹦跳跳的想下楼去洗个澡,忽然顿住了脚步,“爸?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哦,昨天晚上。”

  “那……”那两个人岂不是撞见了。

  “怎么样,退烧了吗?”

  “哦,哦,已经好了。”唐锦瑟自小和他相处的时间数都数的过来,在这个世上最亲的人却又是最不亲的,她有些坐立不安,“你今天不去工作吗?”

  “哦,一会就走,你,照顾好自己。”

  “你倒是鲜少对我说这样的话,”唐锦瑟摇了摇头,眉眼满是倦意,笑着说,“没事,我会的。”

  唐启年走后房间里就只剩她一个人了,唐锦瑟有些无聊,她走到了韩湘的书房,对着那些书籍回味起来。

  那个黑色的本子就放在伸手便能拿到的地方,毫不费力的就能碰到,唐锦瑟似乎丝毫没有注意到它,自顾自的看着手里的书,不知过了多久,她揉了揉发酸的眼睛,“不知道,他现在,在干什么?”

  唐锦瑟思量着,手不自觉的在书上画圈,眼中全是笑意,她顺手拿起来桌上那个黑色的本子,随手翻看了起来,她惊讶的看着里面的内容,这是,妈妈的日记本?

  锦瑟思华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