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农民的“心”留住

时间:2019-12-03 来源:www.0663auto.com

保持农民的“心”上海金山农业产权制度改革研究尽管现在是淡季,上海金山区的“葡萄之王”鲁玉瑾却没有往年那么无忧无虑,不得不在春节前新建20个葡萄温室。 一口气加了这么多葡萄,玉瑾是哪里人?

最初,老路葡萄专业合作社是上海第一家通过抵押合作社的土地经营权获得100万元贷款的合作社。 事实上,玉瑾从中受益远不止这些。过去一年,上海金山20家农业合作社通过土地经营权抵押获得贷款,总额超过2000万元。

土地经营权抵押贷款只是金山区农村土地产权制度改革的一系列措施之一 “如何再次解放土地生产力,保持和增加农村集体资产价值,增加农民收入,已经成为解决“三农”问题的关键。因此,金山区进行了一系列的探索。 金山区负责人胡伟国表示,金山通过深化农村产权制度改革、登记农村土地和集体经济资产权利、推进土地流转和土地经营权抵押贷款、探索乡镇集体经济资产改革、入股土地承包经营权,取得了明显成效。

卢华辉(Lu Huahui)是一名金山农家男孩,艰难地通过了高考,跳出了“农场大门”。不久前,他被评为金山区“十大企业家农民”。

原来陆华辉大学毕业后已经在上海市中心工作了三年多。 随着金山土地所有权和转让政策的实施,这个原本有着“田园梦”的“农戴尔”有了回国创业的想法。 六年前,他带着四个志同道合的“农戴尔”回到家乡金山区枫泾镇,转让了100亩土地。他创办了上海惠果蔬合作社,种植草莓和有机蔬菜。

出国旅游的“农戴尔”更擅长“农业+”:传统农业+古镇旅游、草莓采摘旅游;种植+品牌制造商实现订单生产;有机蔬菜+电子商务平台拓宽了销售渠道,提高了产品价值 现在,卢华辉的业务蒸蒸日上,基地扩大到250亩。

“我以前不得不离开农村的原因是农村的每个家庭只有几英亩土地,全年的收入只够养活自己。 现在通过所有权的转移,规模效应非常明显,成为一个农民已经有了一个开端。 卢华辉说,这是“农戴尔”回归农村的重要推动力。

为推进农村产权制度改革,金山完成了107个村26.2万亩土地的登记,涉及1757个群体和户登记户,登记率高达99.63%,农民证发放率高达100%

权力确认后,“散户”感到放心。目前,金山区农村土地流转率已达到90.85%

金山区张堰镇建了一个农村。几年前,这是一个市级贫困村。现在它不仅脱下帽子,还准备建设一个国家文明村。 这两天,该村计划向集体农场的农民股东支付股息。

最初,村民用487.68亩土地购买集体农场的股份。除了收取土地出让金,他们还可以根据农场的收益获得第二次分红。 “在集体农场工作有‘工资’,出租多余房间有‘租金’,土地转让后收入有‘转移基金’,在私人土地上出售蔬菜和水果有‘现金’,次级股息有‘股票基金’。” 建设农村的村民胡小笛高兴地说,现在所有的村民都成了“硬件农民”

受益的不仅仅是村民 2014年,村庄建设率先利用105亩村集体土地开发建设村集体农场,引导农民通过土地承包权入股。梨树、草莓、葡萄园等等都建了起来。村集体收入也逐年增加。 据村党支部书记张国萍介绍,2013年村集体可支配收入只有130万元,而到2016年底,村集体可支配收入已经达到250万元。

这条大河充满了水 村集体有钱,这两年村自筹资金实现了村水泥路入户;投资70多万元建设了全市第一个村民公园。每年,为村里70岁以上的老人提供近20万元的福利。今年,还拨出15万元举办第一届村民运动会.

值得一提的是,金山区村级农村集体经济组织产权制度改革也在全面展开,农村集体资产开始向农民量化。 目前金山区124个村都成立了经济合作社。124,500户农户收到统一印制发行的《金山区农村集体经济组织会员卡》。他们率先完成了上海郊区村级组织产权制度改革。 (记者吴凯,李志国记者熊韩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