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诊法常以平旦”的认识

时间:2019-09-01 来源:www.0663auto.com

  2019 海苔儿讲健康

  

  对“诊法常以平旦”的认识

  孟琳升 包头市杏林中医研究院

  《素问·脉要精微论》提出“诊法常以平旦”观点后,历代医家均注解为“诊病切脉应在平旦(清晨寅卯辰之际3~9时)”。笔者经多年研探,认为此说是对经文的误读误解,原意应是:对初始学习脉诊之人,指导其练习,掌握“常脉”的最佳时间。

  平旦时脉象最能反映“常脉”特征

  本条经文是黄帝问岐伯“诊法何如”时,岐伯所答:“诊法常以平旦,阴气未动,阳气未散,饮食未进,经脉未盛,络脉调匀,气血未乱,故乃可诊有过之脉”。该篇所讲是脉学要领。因此,不单单就脉而论脉,而是强调脉诊与四诊合参,脉诊与四时合参,脉诊与神色形态及尺肤合参,脉诊与病因病况合参等。显然,这些都是初学脉诊者首先必须掌握的内容。论中更以“持脉有道,虚静为保(宝)”,诲人以神情安定,专心致志。其间脉象的真正认识和分辨,又是关键所在。只有“以常衡变”,方能鉴别病脉。初习脉者因而必须先懂“常脉”,即“平脉”。而正常人的脉象,则以“平旦”最为平和协调。因此,平旦之诊是习脉者认识常脉的最佳时段。同时,正常无病之人平旦时的脉象,最能反映“常脉”的特征,由于此时阴阳和顺、气血和畅、脏腑和调,故脉象亦随之而和柔。无论四时平脉抑或五脏平脉,都有不大不小、不浮不沉、不疾不徐、不软不硬,呈现着浮而不脱、沉而不绝、硬而不坚、软而不断的状态。把这种“常脉”反复揣摩之后,习脉者自然领悟深刻,便于鉴别其它病态下的脉象,达到胸中了了,指下昭明。

  {!-- PGC_COLUMN --}

  限定平旦诊脉不切客观实际

  把“诊法常以平旦”解为诊病号脉的时间界定,较早提出者系明代马莳(字仲化、元台)。《黄帝内经素问注证发微》注称:“此以诊脉之时候言之也”,“惟平旦之时,则夜尽方昼,营气随宗气以行阳经”,“饮食犹未进,而胃气尚静,经脉则未盛,以诸经之脉法未淖也。经脉则调匀,以经脉则未甚旁行也。气血则未乱,以事未甚扰也,故乃可诊有过之脉。”马氏前后各注家,虽未直言“此以诊脉之时候”,但大多随文衍义,把诊病时号脉的时间定在平旦。历版中医教材在论述“脉诊”时,都引本段经文为证,明立诊脉时间“以清晨(平旦)未起床、未进食时为最佳”。

  其实把诊脉的时间,限定在“平旦”,是不切客观实际的。姑且不论其机理何在,仅就历史和现今的医患状况分析,这种“诊病限时号脉”的整体诊疗模式,是不现实的。首先,在《内经》及其之前的时代,医疗条件不如现今。当时对医学的认知程度,以及病人的经济、交通、运输等条件,能够及时赶到医人住所或及时请到医人者,已是万幸之事。另外,即使能及时就诊,而疾病发生(特别是急暴之病),能恰在夜间而忍耐到平旦吗?古代并没有医院及专设病房(床),医者如何在凌晨给以诊脉?现代病房住院患者,也少有3~8时查房的。虽然有的病人可能赶上9点之前诊查,但也大多起床后活动较多(如洗漱、晨练等),且多已早餐。古今都有出诊上门或住于病家诊治者,但大多系暴病或危重及行动不便的患者。试想,此类患者,能等到翌日平旦?至于那些慢性病及能行走的患者,绝大多数是自己上医者处就诊。那些医患居住毗邻较近者,当就诊时也已包括行走在内的活动,使经脉、络脉及气血有所“扰动”。因此,诊病限定平旦,通常是不存在的。作为具有高度智慧、仁德,治学严谨的《黄帝内经》,能不考虑这诸多因素在内吗?再者据经文描述的早晨人体内环境状况,应是无病状态,阴阳和、经络调、气血衡,疾病何来?又何来“有过”之脉?若已患病,难道平旦时就不出现阴阳不调、经络不畅、气血不乱的病机和脉象?若果真如此,平旦时诊脉,岂非把有病当无病、大病当小病?当然,由于人体经过一夜休息后,各种疾病的病痛表现,于平旦时会相对有所缓和,《灵枢·顺气一日分为四时》的“旦慧”之理,也在于此。不过这是相对病情的症状而言,其反应病机实质的脉象,也不会因一夜的休息而改变。

  重新句读原经文

  造成以上概念混乱的原因,我认为系对经文断句的不确切所造成的理解误差。首先,本段经文之前的“诊法何如”句,本为黄帝请问诊脉的相关问题,当然亦包括学法在内。所以岐伯在回答时,必然先从初学谈起。这便是初学者应当在早晨多诊正常人的脉象,即所谓“常脉”或“平脉”。只有知其常,方能晓其变(病)。鉴此,本段经文的句读应断作:“诊,法常,以平旦。阴气未动,阳气未散,饮食未进,经脉未盛,络脉调匀,气血未乱,故乃可诊有过之脉”。所谓“诊”,是针对所提诊脉问题的约略代称(包括学习法)。所谓“法常”,是取法、效法、遵法于正常人的正常脉象。所谓“以平旦”,是明确告知初学脉诊者,应在清晨时,多诊无病之人(常人、平人)的脉象。经文以下六句,进一步阐明了平旦常脉产生的机理。最后一句,画龙点睛地指出,正因真正懂(识)得了正常之脉,所以才可以再诊“有过之脉”。

  

  对“诊法常以平旦”的认识

  孟琳升 包头市杏林中医研究院

  《素问·脉要精微论》提出“诊法常以平旦”观点后,历代医家均注解为“诊病切脉应在平旦(清晨寅卯辰之际3~9时)”。笔者经多年研探,认为此说是对经文的误读误解,原意应是:对初始学习脉诊之人,指导其练习,掌握“常脉”的最佳时间。

  平旦时脉象最能反映“常脉”特征

  本条经文是黄帝问岐伯“诊法何如”时,岐伯所答:“诊法常以平旦,阴气未动,阳气未散,饮食未进,经脉未盛,络脉调匀,气血未乱,故乃可诊有过之脉”。该篇所讲是脉学要领。因此,不单单就脉而论脉,而是强调脉诊与四诊合参,脉诊与四时合参,脉诊与神色形态及尺肤合参,脉诊与病因病况合参等。显然,这些都是初学脉诊者首先必须掌握的内容。论中更以“持脉有道,虚静为保(宝)”,诲人以神情安定,专心致志。其间脉象的真正认识和分辨,又是关键所在。只有“以常衡变”,方能鉴别病脉。初习脉者因而必须先懂“常脉”,即“平脉”。而正常人的脉象,则以“平旦”最为平和协调。因此,平旦之诊是习脉者认识常脉的最佳时段。同时,正常无病之人平旦时的脉象,最能反映“常脉”的特征,由于此时阴阳和顺、气血和畅、脏腑和调,故脉象亦随之而和柔。无论四时平脉抑或五脏平脉,都有不大不小、不浮不沉、不疾不徐、不软不硬,呈现着浮而不脱、沉而不绝、硬而不坚、软而不断的状态。把这种“常脉”反复揣摩之后,习脉者自然领悟深刻,便于鉴别其它病态下的脉象,达到胸中了了,指下昭明。

  {!-- PGC_COLUMN --}

  限定平旦诊脉不切客观实际

  把“诊法常以平旦”解为诊病号脉的时间界定,较早提出者系明代马莳(字仲化、元台)。《黄帝内经素问注证发微》注称:“此以诊脉之时候言之也”,“惟平旦之时,则夜尽方昼,营气随宗气以行阳经”,“饮食犹未进,而胃气尚静,经脉则未盛,以诸经之脉法未淖也。经脉则调匀,以经脉则未甚旁行也。气血则未乱,以事未甚扰也,故乃可诊有过之脉。”马氏前后各注家,虽未直言“此以诊脉之时候”,但大多随文衍义,把诊病时号脉的时间定在平旦。历版中医教材在论述“脉诊”时,都引本段经文为证,明立诊脉时间“以清晨(平旦)未起床、未进食时为最佳”。

  其实把诊脉的时间,限定在“平旦”,是不切客观实际的。姑且不论其机理何在,仅就历史和现今的医患状况分析,这种“诊病限时号脉”的整体诊疗模式,是不现实的。首先,在《内经》及其之前的时代,医疗条件不如现今。当时对医学的认知程度,以及病人的经济、交通、运输等条件,能够及时赶到医人住所或及时请到医人者,已是万幸之事。另外,即使能及时就诊,而疾病发生(特别是急暴之病),能恰在夜间而忍耐到平旦吗?古代并没有医院及专设病房(床),医者如何在凌晨给以诊脉?现代病房住院患者,也少有3~8时查房的。虽然有的病人可能赶上9点之前诊查,但也大多起床后活动较多(如洗漱、晨练等),且多已早餐。古今都有出诊上门或住于病家诊治者,但大多系暴病或危重及行动不便的患者。试想,此类患者,能等到翌日平旦?至于那些慢性病及能行走的患者,绝大多数是自己上医者处就诊。那些医患居住毗邻较近者,当就诊时也已包括行走在内的活动,使经脉、络脉及气血有所“扰动”。因此,诊病限定平旦,通常是不存在的。作为具有高度智慧、仁德,治学严谨的《黄帝内经》,能不考虑这诸多因素在内吗?再者据经文描述的早晨人体内环境状况,应是无病状态,阴阳和、经络调、气血衡,疾病何来?又何来“有过”之脉?若已患病,难道平旦时就不出现阴阳不调、经络不畅、气血不乱的病机和脉象?若果真如此,平旦时诊脉,岂非把有病当无病、大病当小病?当然,由于人体经过一夜休息后,各种疾病的病痛表现,于平旦时会相对有所缓和,《灵枢·顺气一日分为四时》的“旦慧”之理,也在于此。不过这是相对病情的症状而言,其反应病机实质的脉象,也不会因一夜的休息而改变。

  重新句读原经文

  造成以上概念混乱的原因,我认为系对经文断句的不确切所造成的理解误差。首先,本段经文之前的“诊法何如”句,本为黄帝请问诊脉的相关问题,当然亦包括学法在内。所以岐伯在回答时,必然先从初学谈起。这便是初学者应当在早晨多诊正常人的脉象,即所谓“常脉”或“平脉”。只有知其常,方能晓其变(病)。鉴此,本段经文的句读应断作:“诊,法常,以平旦。阴气未动,阳气未散,饮食未进,经脉未盛,络脉调匀,气血未乱,故乃可诊有过之脉”。所谓“诊”,是针对所提诊脉问题的约略代称(包括学习法)。所谓“法常”,是取法、效法、遵法于正常人的正常脉象。所谓“以平旦”,是明确告知初学脉诊者,应在清晨时,多诊无病之人(常人、平人)的脉象。经文以下六句,进一步阐明了平旦常脉产生的机理。最后一句,画龙点睛地指出,正因真正懂(识)得了正常之脉,所以才可以再诊“有过之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