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孩每晚来店里偷馒头,老板装不知整整一年,妻子:他不是人

时间:2019-08-24 来源:www.0663auto.com

  2019-08-18 18:10:09 灵犀故事大观

  从前有一对夫妻,男的人称张哥,女的人称张嫂。夫妻俩在街尾的巷子里开了一家“张记馒头铺”,主营馒头和热汤水,夫妻俩起早带晚,小本经营,童叟无欺,生意还算过得去。

  有一年清明节上坟,张嫂因为身子不舒服没去,只张哥一个人拎着一篮子香烛纸钱,来到坟上,一一跪拜磕头,上供祷告。突然,平地里起了一阵大风,将一叠叠纸钱吹得四处乱飘。张哥连忙去追,却不想脚下有一横生的树根,将他绊倒在地。

  

  (图片来自网络)

  张哥这一跤,摔得那是五体投地,篮子里的供品都洒了。张哥“诶哟”一声爬起来,发现自己正趴在一座孤坟前。那坟小小的,只写了死者的名,却没写姓,似乎是谁家早夭的孩子。这清明时节,每座坟都有人祭拜,只有这座孤坟,面前一无所有,清冷的很。

  张哥在心里叹息一声,看这坟还是新的,这孩子的父母如何都不来祭拜一下?小小年纪就夭折,也是可怜。因为篮子里的一些果子、糕点洒了,张哥干脆就捡起它们,拍拍土,放在孤坟前,又将吹到这的纸钱也点上,心里微微祷告一番,离去了。

  回到家,张哥还把这事跟张嫂说了。张嫂听了,摸了摸自己的肚子,说道:“可怜的孩子,他的父母许是心里太过难过,不忍前去。唉,说起这个,人家好歹还曾经拥有过孩子,咱们俩,却连个孩子都没有。”

  张哥和张嫂已经成婚八年了,两人至今没有子嗣。张嫂急得不行,什么方法都试过了。去看大夫,大夫说他们夫妻二人身体并无不妥;去算命,算命的又说,两人命中该有一子的。可这个孩子,到底什么时候来呢?随着年纪越来越大,张嫂几乎不抱希望了,甚至和张哥商量,去街上抱个没爹没娘的小乞丐回来养。不过,张哥一直没同意。

  张记馒头铺主要是做早上和晚上的生意。这天打了烊,张哥点数着屉里的馒头。他数了一下,还剩八个馒头没卖出去。谁知道一扭头,再看时,馒头已经剩了七个了。张哥心里疑惑,左翻右看,那馒头就是七个。张哥就想,是不是自己刚刚眼花输错了?可是等他走开了会,再来看时,馒头又只剩六个了!

  奇了怪了!张哥心里暗暗嘀咕,他假装背过身去,往前面走,然后突然一转身,居然看见一个五六岁的小男童,正把黑漆漆的手塞进蒸屉里,见到张哥突然转身,连忙收回手。

  

  (图片来自网络)

  张哥连忙跑过去,刚刚明明看到一个小男孩,可是如今再看,却没了踪影。

  张哥心里暗想:“这孩子穿得破旧,骨瘦如柴,想是饿极了的。我若现在去追,吓着他就不好了。罢了罢了,两个馒头也不值什么钱,还是算了。”因此没有声张,又怕张嫂舍不得那两个馒头去追人家孩子,因此也没告诉张嫂。

  谁知第二天、第三天、第四天,每天打烊的时候,张哥都发现馒头少了几个,而且有些馒头上,还有黑乎乎的手印。只是那小贼十分灵巧,后面几次,张哥都没逮到人。

  张哥忍不住了,就把这事跟张嫂说了。谁知张嫂指着白花花的馒头说:“这馒头干干净净的,哪里来的你说的黑手印呢?”

  张哥也疑惑了,指着馒头两边:“这不是黑指印么?”

  张嫂拿着那馒头左翻右看:“哪里?没有啊?”

  “这里啊。”张哥还固执地指着馒头上的黑印。张嫂的动作却停下来了,语气凉凉地说道:“当家的。为何你看得见那小童,我看不见;你看得见他的黑指印,我看不见。我料想他恐怕不是人。你莫不是,撞上什么了吧?”

  (图片来自网络)

  一番话,说得张哥冷汗直流:“遇到什么?没有啊?”他嘴上这么说,脑子却在飞速回忆,这一想,就想到清明节那天遇到的事了。于是,他连忙将猜测说了。

  张嫂听了,点点头:“八成是那孩子缠上你了。明天你去打听打听,那到底是谁家的孩子,看看有没有妨碍。”

  第二天,张哥就去打听,问了几个人,还真给他打听着了。原来这孩子是邻村张屠夫的长子张小童,他娘生他的时候难产死了,他也带了胎里的弱症,身体一直不好。张屠夫第二年就续娶了,那后母没多久就生下两个健壮的双生子,把张屠夫喜得不得了,从此一颗心只在那两个健康的孩子身上。那后母嫉恨张小童长子的身份,天天欺凌他。张屠夫家的人个个吃的肥头胖脑,张小童却骨瘦如柴。张小童六岁的时候,居然活活饿死了。后母又在张屠夫跟前搬弄是非,说这么小的孩子夭折不吉利,于是张屠夫就匆匆找了块邻村的地方,将张小童埋葬了。

  张嫂听了张哥的叙述,忍不住流下泪来:“可怜的孩子。他既然是饿死的,每天也只偷那两个馒头,与我们也没有什么妨碍,还是不要声张,随他去吧。”

  于是,此后虽然每天依旧少两个馒头,但是夫妻俩都不声张。就这么过了整整一年,一天,张嫂梦到自己和丈夫坐在一张凳子上,一个白乎乎的小童朝张哥作揖:“多谢你那日给我烧了纸钱,解了我孤魂野鬼的身份;又谢你这么长时间的上供。无以为报,只能投生做你们的孩子,报答你们的恩情。”说完,小童转身,朝张嫂的肚子狠狠撞去,这一撞,居然就消失不见了。

  张嫂惊呼一声,醒了过来,把梦跟张哥说了,两人都觉得不可思议。没多久,张嫂就有了身孕,后来足月生下一个健康雪白的男童。夫妻俩开心不已。这真是,善有善报啊!

  从前有一对夫妻,男的人称张哥,女的人称张嫂。夫妻俩在街尾的巷子里开了一家“张记馒头铺”,主营馒头和热汤水,夫妻俩起早带晚,小本经营,童叟无欺,生意还算过得去。

  有一年清明节上坟,张嫂因为身子不舒服没去,只张哥一个人拎着一篮子香烛纸钱,来到坟上,一一跪拜磕头,上供祷告。突然,平地里起了一阵大风,将一叠叠纸钱吹得四处乱飘。张哥连忙去追,却不想脚下有一横生的树根,将他绊倒在地。

  

  (图片来自网络)

  张哥这一跤,摔得那是五体投地,篮子里的供品都洒了。张哥“诶哟”一声爬起来,发现自己正趴在一座孤坟前。那坟小小的,只写了死者的名,却没写姓,似乎是谁家早夭的孩子。这清明时节,每座坟都有人祭拜,只有这座孤坟,面前一无所有,清冷的很。

  张哥在心里叹息一声,看这坟还是新的,这孩子的父母如何都不来祭拜一下?小小年纪就夭折,也是可怜。因为篮子里的一些果子、糕点洒了,张哥干脆就捡起它们,拍拍土,放在孤坟前,又将吹到这的纸钱也点上,心里微微祷告一番,离去了。

  回到家,张哥还把这事跟张嫂说了。张嫂听了,摸了摸自己的肚子,说道:“可怜的孩子,他的父母许是心里太过难过,不忍前去。唉,说起这个,人家好歹还曾经拥有过孩子,咱们俩,却连个孩子都没有。”

  张哥和张嫂已经成婚八年了,两人至今没有子嗣。张嫂急得不行,什么方法都试过了。去看大夫,大夫说他们夫妻二人身体并无不妥;去算命,算命的又说,两人命中该有一子的。可这个孩子,到底什么时候来呢?随着年纪越来越大,张嫂几乎不抱希望了,甚至和张哥商量,去街上抱个没爹没娘的小乞丐回来养。不过,张哥一直没同意。

  张记馒头铺主要是做早上和晚上的生意。这天打了烊,张哥点数着屉里的馒头。他数了一下,还剩八个馒头没卖出去。谁知道一扭头,再看时,馒头已经剩了七个了。张哥心里疑惑,左翻右看,那馒头就是七个。张哥就想,是不是自己刚刚眼花输错了?可是等他走开了会,再来看时,馒头又只剩六个了!

  奇了怪了!张哥心里暗暗嘀咕,他假装背过身去,往前面走,然后突然一转身,居然看见一个五六岁的小男童,正把黑漆漆的手塞进蒸屉里,见到张哥突然转身,连忙收回手。

  

  (图片来自网络)

  张哥连忙跑过去,刚刚明明看到一个小男孩,可是如今再看,却没了踪影。

  张哥心里暗想:“这孩子穿得破旧,骨瘦如柴,想是饿极了的。我若现在去追,吓着他就不好了。罢了罢了,两个馒头也不值什么钱,还是算了。”因此没有声张,又怕张嫂舍不得那两个馒头去追人家孩子,因此也没告诉张嫂。

  谁知第二天、第三天、第四天,每天打烊的时候,张哥都发现馒头少了几个,而且有些馒头上,还有黑乎乎的手印。只是那小贼十分灵巧,后面几次,张哥都没逮到人。

  张哥忍不住了,就把这事跟张嫂说了。谁知张嫂指着白花花的馒头说:“这馒头干干净净的,哪里来的你说的黑手印呢?”

  张哥也疑惑了,指着馒头两边:“这不是黑指印么?”

  张嫂拿着那馒头左翻右看:“哪里?没有啊?”

  “这里啊。”张哥还固执地指着馒头上的黑印。张嫂的动作却停下来了,语气凉凉地说道:“当家的。为何你看得见那小童,我看不见;你看得见他的黑指印,我看不见。我料想他恐怕不是人。你莫不是,撞上什么了吧?”

  (图片来自网络)

  一番话,说得张哥冷汗直流:“遇到什么?没有啊?”他嘴上这么说,脑子却在飞速回忆,这一想,就想到清明节那天遇到的事了。于是,他连忙将猜测说了。

  张嫂听了,点点头:“八成是那孩子缠上你了。明天你去打听打听,那到底是谁家的孩子,看看有没有妨碍。”

  第二天,张哥就去打听,问了几个人,还真给他打听着了。原来这孩子是邻村张屠夫的长子张小童,他娘生他的时候难产死了,他也带了胎里的弱症,身体一直不好。张屠夫第二年就续娶了,那后母没多久就生下两个健壮的双生子,把张屠夫喜得不得了,从此一颗心只在那两个健康的孩子身上。那后母嫉恨张小童长子的身份,天天欺凌他。张屠夫家的人个个吃的肥头胖脑,张小童却骨瘦如柴。张小童六岁的时候,居然活活饿死了。后母又在张屠夫跟前搬弄是非,说这么小的孩子夭折不吉利,于是张屠夫就匆匆找了块邻村的地方,将张小童埋葬了。

  张嫂听了张哥的叙述,忍不住流下泪来:“可怜的孩子。他既然是饿死的,每天也只偷那两个馒头,与我们也没有什么妨碍,还是不要声张,随他去吧。”

  于是,此后虽然每天依旧少两个馒头,但是夫妻俩都不声张。就这么过了整整一年,一天,张嫂梦到自己和丈夫坐在一张凳子上,一个白乎乎的小童朝张哥作揖:“多谢你那日给我烧了纸钱,解了我孤魂野鬼的身份;又谢你这么长时间的上供。无以为报,只能投生做你们的孩子,报答你们的恩情。”说完,小童转身,朝张嫂的肚子狠狠撞去,这一撞,居然就消失不见了。

  张嫂惊呼一声,醒了过来,把梦跟张哥说了,两人都觉得不可思议。没多久,张嫂就有了身孕,后来足月生下一个健康雪白的男童。夫妻俩开心不已。这真是,善有善报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