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是有那么一处院子

时间:2019-07-26 来源:www.0663auto.com



  

  图片发自简书App

  牛妈私房菜蘸片子之约,好友简静计划了好久,又恰逢单位办公室整体搬迁,姐妹小聚加上乔迁双喜行动,在周四午间实施了。

  牛妈家老爷子的长安车,在路上飞快地奔跑着时,那种久违潜在沟壑间的乡土气息扑面而来,不知名的绿色的低矮的灌木,匍匐在渠边盛开的野花,纵横在阡陌间的农田,还有一处一处隐在土路深处,错落有致的农舍,一切都是在记忆中乡间的样子,亲切接地气。

  而牛妈家院子里,也是一派祥和的果实累累的景象。

  院儿中间辟了小型的菜园,用围栏隔开,围栏与屋檐支了架子,于是满架的藤蔓密密地织成了遮阳伞,时不时,这儿垂下几个南瓜,那儿吊了一个葫芦,有长成的,也有还停在幼果阶段的,于是在檐下,丰收与成长就这样完美缔合了。

  围栏上也间了空,爬了几簇黄瓜,几个丝瓜,还有细细苦瓜秧子。

  而围栏内种得菜品也不少,地里隔了垄子,垄子将各种菜分成了块,有茄子,西红柿,有青菜,还有一小块地说是一季豆角完了后,下了萝卜和白菜的种,正在萌发期。

  好奇地姐妹也问过说,中间隆起来的覆了薄膜的部分,是做什么的?主人说的专业语没听懂,大致理解成灌溉,聚水的意思。

  围栏的北边空地,也没闲着,盆里种了几株生菜,台子上有几盆指甲花开得正盛,这也是院里唯一处花台,边上也备了鸡圈,不过是空的,看来禽类的拓展还没有到位。

  这边姐妹几还在院里兴致勃勃着,那边饭已上桌,可能是一上午的劳累,也可能是心仪已久,竟有些饥肠辘辘感了。

  正与主人寒喧时,另一桌相识的伙伴也到位了,打过招呼后入座,看着几样秀色可餐的菜品,绿油油的凉拌苦苣菜,绵软的蒸茄子,苦瓜炒了腰果蔓越莓,一份披了烧肉丸子的锅仔,还有一份新出炉的蛋糕,主食是配了黄瓜丝,芫荽,西红柿酱,芝麻酱等配料的蘸片子。

  而说起主食蘸片子,种类也不少,主人为了待客,备了玉骨叶,茄子,豆角,土豆等花样。

  简静最爱的是豆角,我俩更钟情于玉骨叶,三姐边聊边挑了喜欢的品种食,不觉得吃得肚子也鼓鼓的。

  期间,还去后厨,见识了蘸片子的作法,牛妈还领了认下了最爱玉骨叶的本草,居然是野生的杂草,平时长地里是要锄掉的,不想在做蘸片子时,却成了主菜,叶薄口感佳,是吾最爱,而且全草抽穗后,出籽,籽落再长草,生生不息,在我看来,也满眼全是喜欢。

  饭后,搬个小凳坐在藤下,不免摆拍一番,托瓜的,抓蔓枝的,一阵欢声,有时侯,欢喜就是这样来的,因为遇见谈得来得朋友,一顿盼着的美食,或者几次怦然心动的瞬间。

  也听好友说,邻桌的伙伴整个过程都是爽朗和欢快,欢声笑语不间断,有些小憾地说怎么自已就没有这般畅快过?

  记起卞之琳的语录是这样说:站在桥上看风景与桥下的人看你。

  那么是不是可以大胆地推测一下,别人也会想那桌那么静,真好。

  有时侯,自己的笑点是三分,别人的笑点是两分,没有什么伯仲之分,无论是哪一种,都是最好的自已。

  景看够饭吃饱后,准备返了,想顺便买点茄子,和一簇茂盛的玉米杆拍照的心愿,没达成,倒是一起相携的伴,抱了只主人家的小奶猫,据说也是女儿心仪已久,早想好了名叫桔子。

  身边的想做得事儿,只要实施过,认真做过,也说出过就好,至于成不成,又有什么关系呢?

  返程在炎炎暑热中,车一摇,身体陷在软座,不免有片刻的倦意和恍惚,于是也畅想了一番,自已有处院子的愿景。

  如果真有那么一处院子,定是与菜品无关,就想让自已喜欢的树和花,都在院里安家。

  待花开满院,邀好友坐在树下品茗赏花,聊三二体已话,一任花瓣洒在衣间,落进杯中,然后嗅着满院花香,相厮守。

  如此悠哉,美哉!

  96

  薄荷的午后休闲时光

  B67c298d f020 4f89 aac6 0710bc0709ec

  0.6

  2019.07.21 22:13

  字数 1401

  

  图片发自简书App

  牛妈私房菜蘸片子之约,好友简静计划了好久,又恰逢单位办公室整体搬迁,姐妹小聚加上乔迁双喜行动,在周四午间实施了。

  牛妈家老爷子的长安车,在路上飞快地奔跑着时,那种久违潜在沟壑间的乡土气息扑面而来,不知名的绿色的低矮的灌木,匍匐在渠边盛开的野花,纵横在阡陌间的农田,还有一处一处隐在土路深处,错落有致的农舍,一切都是在记忆中乡间的样子,亲切接地气。

  而牛妈家院子里,也是一派祥和的果实累累的景象。

  院儿中间辟了小型的菜园,用围栏隔开,围栏与屋檐支了架子,于是满架的藤蔓密密地织成了遮阳伞,时不时,这儿垂下几个南瓜,那儿吊了一个葫芦,有长成的,也有还停在幼果阶段的,于是在檐下,丰收与成长就这样完美缔合了。

  围栏上也间了空,爬了几簇黄瓜,几个丝瓜,还有细细苦瓜秧子。

  而围栏内种得菜品也不少,地里隔了垄子,垄子将各种菜分成了块,有茄子,西红柿,有青菜,还有一小块地说是一季豆角完了后,下了萝卜和白菜的种,正在萌发期。

  好奇地姐妹也问过说,中间隆起来的覆了薄膜的部分,是做什么的?主人说的专业语没听懂,大致理解成灌溉,聚水的意思。

  围栏的北边空地,也没闲着,盆里种了几株生菜,台子上有几盆指甲花开得正盛,这也是院里唯一处花台,边上也备了鸡圈,不过是空的,看来禽类的拓展还没有到位。

  这边姐妹几还在院里兴致勃勃着,那边饭已上桌,可能是一上午的劳累,也可能是心仪已久,竟有些饥肠辘辘感了。

  正与主人寒喧时,另一桌相识的伙伴也到位了,打过招呼后入座,看着几样秀色可餐的菜品,绿油油的凉拌苦苣菜,绵软的蒸茄子,苦瓜炒了腰果蔓越莓,一份披了烧肉丸子的锅仔,还有一份新出炉的蛋糕,主食是配了黄瓜丝,芫荽,西红柿酱,芝麻酱等配料的蘸片子。

  而说起主食蘸片子,种类也不少,主人为了待客,备了玉骨叶,茄子,豆角,土豆等花样。

  简静最爱的是豆角,我俩更钟情于玉骨叶,三姐边聊边挑了喜欢的品种食,不觉得吃得肚子也鼓鼓的。

  期间,还去后厨,见识了蘸片子的作法,牛妈还领了认下了最爱玉骨叶的本草,居然是野生的杂草,平时长地里是要锄掉的,不想在做蘸片子时,却成了主菜,叶薄口感佳,是吾最爱,而且全草抽穗后,出籽,籽落再长草,生生不息,在我看来,也满眼全是喜欢。

  饭后,搬个小凳坐在藤下,不免摆拍一番,托瓜的,抓蔓枝的,一阵欢声,有时侯,欢喜就是这样来的,因为遇见谈得来得朋友,一顿盼着的美食,或者几次怦然心动的瞬间。

  也听好友说,邻桌的伙伴整个过程都是爽朗和欢快,欢声笑语不间断,有些小憾地说怎么自已就没有这般畅快过?

  记起卞之琳的语录是这样说:站在桥上看风景与桥下的人看你。

  那么是不是可以大胆地推测一下,别人也会想那桌那么静,真好。

  有时侯,自己的笑点是三分,别人的笑点是两分,没有什么伯仲之分,无论是哪一种,都是最好的自已。

  景看够饭吃饱后,准备返了,想顺便买点茄子,和一簇茂盛的玉米杆拍照的心愿,没达成,倒是一起相携的伴,抱了只主人家的小奶猫,据说也是女儿心仪已久,早想好了名叫桔子。

  身边的想做得事儿,只要实施过,认真做过,也说出过就好,至于成不成,又有什么关系呢?

  返程在炎炎暑热中,车一摇,身体陷在软座,不免有片刻的倦意和恍惚,于是也畅想了一番,自已有处院子的愿景。

  如果真有那么一处院子,定是与菜品无关,就想让自已喜欢的树和花,都在院里安家。

  待花开满院,邀好友坐在树下品茗赏花,聊三二体已话,一任花瓣洒在衣间,落进杯中,然后嗅着满院花香,相厮守。

  如此悠哉,美哉!

  

  图片发自简书App

  牛妈私房菜蘸片子之约,好友简静计划了好久,又恰逢单位办公室整体搬迁,姐妹小聚加上乔迁双喜行动,在周四午间实施了。

  牛妈家老爷子的长安车,在路上飞快地奔跑着时,那种久违潜在沟壑间的乡土气息扑面而来,不知名的绿色的低矮的灌木,匍匐在渠边盛开的野花,纵横在阡陌间的农田,还有一处一处隐在土路深处,错落有致的农舍,一切都是在记忆中乡间的样子,亲切接地气。

  而牛妈家院子里,也是一派祥和的果实累累的景象。

  院儿中间辟了小型的菜园,用围栏隔开,围栏与屋檐支了架子,于是满架的藤蔓密密地织成了遮阳伞,时不时,这儿垂下几个南瓜,那儿吊了一个葫芦,有长成的,也有还停在幼果阶段的,于是在檐下,丰收与成长就这样完美缔合了。

  围栏上也间了空,爬了几簇黄瓜,几个丝瓜,还有细细苦瓜秧子。

  而围栏内种得菜品也不少,地里隔了垄子,垄子将各种菜分成了块,有茄子,西红柿,有青菜,还有一小块地说是一季豆角完了后,下了萝卜和白菜的种,正在萌发期。

  好奇地姐妹也问过说,中间隆起来的覆了薄膜的部分,是做什么的?主人说的专业语没听懂,大致理解成灌溉,聚水的意思。

  围栏的北边空地,也没闲着,盆里种了几株生菜,台子上有几盆指甲花开得正盛,这也是院里唯一处花台,边上也备了鸡圈,不过是空的,看来禽类的拓展还没有到位。

  这边姐妹几还在院里兴致勃勃着,那边饭已上桌,可能是一上午的劳累,也可能是心仪已久,竟有些饥肠辘辘感了。

  正与主人寒喧时,另一桌相识的伙伴也到位了,打过招呼后入座,看着几样秀色可餐的菜品,绿油油的凉拌苦苣菜,绵软的蒸茄子,苦瓜炒了腰果蔓越莓,一份披了烧肉丸子的锅仔,还有一份新出炉的蛋糕,主食是配了黄瓜丝,芫荽,西红柿酱,芝麻酱等配料的蘸片子。

  而说起主食蘸片子,种类也不少,主人为了待客,备了玉骨叶,茄子,豆角,土豆等花样。

  简静最爱的是豆角,我俩更钟情于玉骨叶,三姐边聊边挑了喜欢的品种食,不觉得吃得肚子也鼓鼓的。

  期间,还去后厨,见识了蘸片子的作法,牛妈还领了认下了最爱玉骨叶的本草,居然是野生的杂草,平时长地里是要锄掉的,不想在做蘸片子时,却成了主菜,叶薄口感佳,是吾最爱,而且全草抽穗后,出籽,籽落再长草,生生不息,在我看来,也满眼全是喜欢。

  饭后,搬个小凳坐在藤下,不免摆拍一番,托瓜的,抓蔓枝的,一阵欢声,有时侯,欢喜就是这样来的,因为遇见谈得来得朋友,一顿盼着的美食,或者几次怦然心动的瞬间。

  也听好友说,邻桌的伙伴整个过程都是爽朗和欢快,欢声笑语不间断,有些小憾地说怎么自已就没有这般畅快过?

  记起卞之琳的语录是这样说:站在桥上看风景与桥下的人看你。

  那么是不是可以大胆地推测一下,别人也会想那桌那么静,真好。

  有时侯,自己的笑点是三分,别人的笑点是两分,没有什么伯仲之分,无论是哪一种,都是最好的自已。

  景看够饭吃饱后,准备返了,想顺便买点茄子,和一簇茂盛的玉米杆拍照的心愿,没达成,倒是一起相携的伴,抱了只主人家的小奶猫,据说也是女儿心仪已久,早想好了名叫桔子。

  身边的想做得事儿,只要实施过,认真做过,也说出过就好,至于成不成,又有什么关系呢?

  返程在炎炎暑热中,车一摇,身体陷在软座,不免有片刻的倦意和恍惚,于是也畅想了一番,自已有处院子的愿景。

  如果真有那么一处院子,定是与菜品无关,就想让自已喜欢的树和花,都在院里安家。

  待花开满院,邀好友坐在树下品茗赏花,聊三二体已话,一任花瓣洒在衣间,落进杯中,然后嗅着满院花香,相厮守。

  如此悠哉,美哉!